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淺談什麼是自由即興?「聲音在場-之-待客實驗」導讀


文/黃思農

什麼叫做音樂即興?廣義來說,我們可以粗略將音樂演奏區分為記譜演奏及即興演奏兩種表演方式,然而真實的情形是,在世界各地所有的傳統音樂文化裡,兩者常常是相互交錯難以全然劃分的。

例如在印度音樂、土耳其音樂裡,樂師擁有各種不同的旋律模式及其所涵蓋的音階構成,並在特定的不同曲式下進行即興演奏;而中國最古老樂器之一的古琴,它的記譜方式並不包含對拍子甚至音名的標示,它記述的是指位與左右手的演奏技法,有些更以「動物之形」作為指法暗示,所以真的在演奏時,節奏的處理常常取決於樂師的詮釋,民間音樂如南音、戲曲音樂也都有這種「拍無定值」的即興空間;這些用各種漢字部首造字所生產的「象形」樂譜,也是為什麼金庸小說《笑傲江湖》裡,令狐沖的古琴譜被誤解成武功秘笈的原因。

那麼在歐洲呢?其實中世紀以前古典音樂的狀態也是類似的,彼時作曲家和演奏家並沒有明顯的分工,不少作曲者同時亦是演奏者。樂譜的記寫讓演奏者擁有不少自由,如最早期的額我略聖歌(Cantus Gregorianus)只標明音高,節奏則由演奏者根據經驗決定,樂師一般依循 14 世紀英國音樂出現的“English Discant”風格,在固定旋律(cantus firmus)即興加上3度與6度的聲部。 而到了巴洛克時代的「數字低音 」(Basso Continuo or Figured Bass, 或稱「通奏低音」Thorough Bass),則是在低音譜下方寫上的數字記號,以此代表三和絃或七和絃的內部原位或轉位後的各種音程距離;然而,儘管它與前文所描述的古琴「減字譜」記寫有很大差異,某種程度上兩種記譜皆開放了樂人一定程度的「即興」作為詮釋的可能,以現今最古老的義大利歌劇《奧菲歐(L'Orfeo)》(1607)來說,它的旋律其實就是樂師根植於低音部「即興」而來,並在今日發展為標準保留劇目。



隨著15世紀以後印刷術的普及,和再之後幾個世紀錄音技術的演進與留聲機的發明,固定被記寫的樂曲開始更為大量、快速及大範圍的傳播,造成一種作曲家的地位慢慢開始凌駕於演奏者的現象,我們不再需要透過樂手的流浪來傳遞與交換音樂經驗,而比起樂手即興,觀眾走進音樂會時會開始更想要聆聽「已經聽過」的,固定被記載之曲目,我們於是由此進入了漫長的作曲家霸佔歷史話語權之黑暗時代。(疑?)但正如前文所述,此前其實不論東西方的音樂史,作曲與即興一直都不是截然對立、二元劃分的。

A page from the Odhecaton
Ottaviano Pettrucci/Josquin des Prez
Tenor of Adieu mes amours by Josquin des Prez from Odhecaton
回到我們最開始的問題,什麼叫做「自由即興」呢?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必須先讓一個樂種在這篇落落長的歷史梳理文章裏登場。有人在分析音樂史時曾做過這樣的結語,人類每150年,就會有一個新的「音樂盛世」誕生,姑且先不論這個數字是怎樣計算出來的,20世紀初,人類歷史確實出現了影響力延續一百多年並擴及全球的音樂,其一當然是因為現代音樂充滿反叛性格的作曲家如Debussy, Arnold Schönberg, Stravinsky, George Antheil......等人,以及他們之後所影響的各種不同風格之現代樂派,而另外一個同樣發生在20世紀交界的樂種,它的許多音樂元素則已經普遍散佈於現今各種流行音樂文化中,那就是「爵士樂」。

儘管現代樂派與爵士樂的互相交融在早期就已經創造了如George Gershwin這樣的「作曲家」,但爵士樂歷史發展的影響力究極來說,還是鑿因於兩個決定性的要素,其一是樂手的「即興」文化,其二則是與各種音樂類型融合的「開放性」。

先不論Charles Mingus、Stan Getz 在爵士樂結合墨西哥音樂、西班牙音樂、古巴音樂與其它拉美音樂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許多嘗試,世界各地反向將爵士樂主動引入傳統音樂的例子在音樂史裡其實也所在多有,如30年代的「廣東音樂」,就是因為香港作為中國當時最主要與西方接觸的港口,對西方文化與音樂有一定的寬容性,swing的切分音很早就被當時作曲的傳統樂師採用,小提琴、六弦吉他有時更取代高胡、洋琴,與笙、笛在傳統民樂的既定曲式下合奏。

Charles Mingus - Ysabel's Table Dance

Ornette Coleman
然而,1961年Atlantic Record出版的《自由爵士》(Free Jazz)專輯,薩克斯風手及作曲家Ornette Coleman 改變了歷史,並將「即興」這個詞的概念推得更遠。所謂「自由爵士」顧名思義,就是在不去管爵士樂的Standard各種範式或和弦進行的前提下,更「自由」的去即興並重新定義「爵士 」,樂手不再依循一個一個輪流solo最後再合奏主題動機的這種樂曲結構,反而在無主從關係下讓樂人彼此間的對話關係更自由去流動。而某種程度上,「自由爵士」的演奏也越來越在意音色,並試著將旋律從和聲學與固定節奏中解放,Coleman和Don Cherry發展了類人聲的吹奏方式,並有意圖的去除旋律的調性,他們進一步論述這樣的概念為:「個人主義」的原則,合該是爵士樂的根本基石 ,也是秉持這樣的精神,「自由即興」(Free Improvisation)就此誕生。

 
自由即興先驅 Anthony Braxton《 To Composer John Cage 》

「自由即興」與「自由爵士」的最大差異就是,「自由即興」的最高目的是將音樂從 「所有」類型中解放,包括「爵士」,它鼓勵樂手在既定樂器中開發各種新的演奏技巧 ,或者使用彈珠、電動馬達、海綿......等不同的工具演奏樂器,以此創造新的音色,有些音樂家甚至自己製作樂器。在此先以再拒劇團「聲音劇場」系列的幾部作品來當作例子,2014年《諸神黃昏》便曾以鐵片和洗衣機水管等生活物件來演繹華格納劇作「指環」,2015年《燃燒的頭髮》其中一個段落「失敗」,則直接將台南安平樹屋的樹根作為樂器,《渾沌辭典:補遺》則是現場拼貼並「彈奏」一幅複合媒材的「畫」,最近的一部,則是去年於北美館「社交場」首演的《Concert of Performance Review》,參考了「圖像譜」(graphic notation)的概念,將辦公桌及其上的各種物件轉化為發出聲響的樂器。樂人無所不彈無所不演奏現今其實已稀鬆平常,但都擁有不同的美學目的和途徑。然而,在各種現代音樂流派之中,「自由即興」表演的不同之處,是將「全然即興」與「個人主義」體現為其藝術表現的最高原則,樂人唯一需要依循的,是感受即興現場的 「當下性」。

再拒劇團《燃燒的頭髮》

正如本次再拒劇團舉辦的音樂會「聲音在場-之-待客實驗」所邀請的樂隊“I’m Not Yours”,他們的命名,來自美國詩人Sara Teasdale的一首情詩:
「我們手中的聲響,音樂皆是彼此的靈感邂逅,細膩地牽引彼此,相互凝造暴風雨般的場景,一起創出結冰似的冷漠,也可以皎潔無暇像是月光。當曲終了,我們又會回到個體,化成一句:我是我 」
-引述自樂團官方簡介

I'm Not yours 樂隊:千野秀一
I'm Not yours 樂隊:林惠君

這一次參與「招待 」的藝術家蔣韜、曾韻方和我,則將延續2014年以來再拒劇團「聲音劇場」的創作脈絡,比起自由即興,再拒的創作其實更受達達、超現實主義以降,或者John Cage, Yoko Ono等人組成的藝術流派Fluxus......等作品所影響,更強調時間與聲音事件的「偶然性」以及「重複性」,只是礙於文章篇幅,關於現代樂派與當代音樂我們可能需要另闢一個專題來討論了,但正如前文所述,其實「自由即興」、「機遇音樂」、「環境音樂」、「極限音樂」和「圖像譜」......等種種現代音樂概念,儘管擁有不同的藝術表現與精神,仍然保有彼此不斷對話與互相影響的開放性,和各種結合的可能。

那麼讀到這邊你覺得,我們有無機會見證2050年即將到來的下一個音樂盛世呢?

這禮拜即將的演出「聲音在場-之-待客實驗」,再拒劇團將以餐宴之「主客情境」為題所發展的即場藝術(Live Art),作為向各位觀眾引介「自由即興」的橋樑:到底瓦斯爐與中提琴,海綿與大提琴,煮飯、待客和音樂有什麼關係?且容我們在表演到來之前引述John Cage的話,來為這一篇關於「音樂即興」與「 個人主義」命題的文章作結,畢竟自由即興也好,偶發藝術也好,它永遠只能存活在演出的當下:

「如果你訓練一雙聆聽音樂性聲響的耳朵,這就像在建立一個『自我』。那會讓你開始拒絕一些不那麼音樂性的聲響,並將自己隔絕在許許多多的生命體驗之外。」
- John Cage

【聲音在場-之-待客實驗】
Sound in Presence: Experiment of Hospitality

客人 Guest / Performers::
千野秀一 SHUICHI CHINO
林惠君 HUI-CHUN LIN
 MARIE TAKAHASHI

招待 Host / Performers::
曾韻方 YUN-FANG TSENG
蔣韜 TAO CHIANG
黃思農 SNOW HUANG

時間Date:4月8日 PM 3:00
地點 Venue:Halfway Cafe 半路咖啡
票價 Price: 350 TWD
(The admission fee does not include the minimum charge of the restaurant.)




活動頁面 Event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2223074481257/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I'm Not Yours樂隊成員簡介:千野秀一 SHUICHI CHINO


最後出場這一位千野前輩,其實對台灣並非陌生,他第一次來台灣演出的2007年,便是參與再拒劇團舉辦的音樂會「生存與抵抗的圓舞曲」:

千野秀一來自日本東京,在樂壇上擔任過許多角色:鋼琴師、作曲/編曲家、電影/劇場音樂、音樂研究者、自製樂器/電子合成器演奏者、自由即興樂手。古典鋼琴的出身背景下,他於70年代擔任日本搖滾樂團Downtown Boogie Woogie的鍵盤手,該樂團暢銷日本與亞洲。1980到1990年代開始他與宇崎竜童一起製作了許多電影音樂如村川透《白晝の死角》、大森一樹《聽風的歌》、山川直人《ビリィ★ザ★キッドの新しい夜明け》、流山兒祥《血風ロック 》、蜷川幸雄《魔性の夏 四谷怪談より 》、蔵原惟繕《海へ 〜See you〜》、山下耕作《竜馬を斬った男》……等多部作品,並在演員麿赤兒的引介下,與舞踏團體及表演家大駱駝艦、江原朋子,以及大橋宏主持的DM劇場及黑帳篷劇場合作。

1990年代千野秀一開始以電子合成器演奏者及鋼琴手身份,參與不同的自由即興團體:“Wa-Ha-Ha”,日本反抗音樂的開山始祖“A-Musik”,與大友良英合作的“Ground Zero”, “Buffles”, “Inochinoimai”, 他是東京歷屆「透視與情動」藝術節的主要藝術家,也是日本自由即興演奏的重要推手,更積極推動與韓國首爾音樂家的交流合作。

2008年開始千野移居柏林,並活躍於柏林自由即興場景,合作過的樂手如Tristan Honsinger, Christian Lillinger, Tobias Delius, Antonio Borghini, Lothar Ohlmeier, Yorgos Dimitriadis, 林惠君......等。每年演出不斷,受邀音樂節、活動策劃並參與錄音計劃,風格囊括Free Jazz, 通俗曲調、噪音、實驗音樂到現代音樂。2015年他與大提琴家林惠君(台灣/柏林)在柏林創立音樂廠牌 Maybee Records,並成立I’m Not Yours樂團,於其中演奏鋼琴以及自製楊琴等樂器。


【Sound in Presence: Experiment of Hospitality】

Date: 4月8日 PM 3:00
Venue: Halfway Cafe 半路咖啡
Price: 350 TWD ( The admission fee does not include the minimum charge of the restaurant. )

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I'm Not Yours樂團成員簡介:Marie Takahashi

Marie Takahashi ,生於1985年日本札幌,先後於日、法、德三國學習。古典音樂出身,擁有雙學位,通曉歐洲古典樂以及現代音樂。擅長演奏巴洛克與當代音樂的中提琴演奏家,成功地用中提琴結合電音,創造出新音樂,找尋當下歐洲新生代聲音藝術,拿著提琴出入酒吧、藝廊、劇院,給予大眾對音樂藝術新的概念。過去曾在交響樂團工作,然而,其個人對小規模室內樂的好奇與熱忱,讓她逐漸轉向此領域,從二重奏到四重奏,甚至結合即時電聲或是影像、繪畫、多媒體藝術等。


Marie Takahashi Soundcloud 連結: https://m.soundcloud.com/marietakahashi


【聲音劇場-之-待客實驗】
時間:4月8日 PM 3:00
地點:半路咖啡
票價:350元(可於半路咖啡預定票卷或現場購票,入場需另點低消飲料一杯)

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I'm Not Yours樂團成員簡介:林惠君

林惠君,大提琴演奏者,專長音樂即興創作、表演。來自高雄台灣,有古典音樂教育背景,2004年畢業於德國得樂斯登音樂院,主修大提琴演奏、2006年畢業於德國萊比錫音樂院,音樂即興演奏與教育、並隨即接任該校助教擔任音樂即興教學。

2008-2012年展開一系列巡演,包含:美國、台灣、法國等地交流、教學等工作,她曾兩度獲美國卡內基廳邀請參加研習營:馬友友與絲路樂團共同創作、演出(2006);參與Dave Douglas創作研習營並該在卡內基廳發表創作 (2008)。2010 年獲選法國西帖藝術村Cité des Arts駐村,與當地樂手共同策劃演出及創作。現今居於德國柏林,除了擔任大提琴、即興音樂老師外活躍於柏林音樂創作舞台。其創作特質隨和,在音樂中找尋與他人、當下事物的共通處,她的開放性,從聆聽到共鳴絲毫不留痕跡;她的音樂也是叛逆的,時常打破常規、找尋下一個音樂聚點;音樂中她喜好挑戰極限運用當下的題材創作。在她整個創作領域裡她一直提問她的創作與世界的關聯,作品中反映社會,生活等議題。她的大提琴演奏中也運用人聲、肢體以及新音樂演奏技巧,與來自各國音樂家、藝術家、舞者、肢體表演者合作。

她的許多專輯接收錄在柏林廠牌Maybee Records,她也是柏林即興樂團成員 Berlin Improvisers Orchestra, 與她合作音樂家無數如:Tristan Honsinger, Tobias Delius, Michael Breitenbach, Hugues Vincent, Mathias Müller, Adam Goodwin, Benjamin Hiesinger, Shuichi Chino, Maresuke, Hannes Lingens, Klaus Kürvers, Okatmoto, Peter Van Huffel, Michael Vorfeld, Günter Baby Sommer。曾參與過的樂團如Beat Freisens Spelunkenorchester (爵士與新音樂),Nereden (世界音樂與即興),一、二零次方 1 2 ° - Eins Zwei Hoch Null (世界音樂與即興)。



【聲音劇場-之-待客實驗】
時間:4月8日 PM 3:00
地點:半路咖啡
票價:350元(可於半路咖啡預定票卷或現場購票,入場需另點低消飲料一杯)

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

「聲音在場」之待客實驗

聲音在場-之-待客實驗

客人:I'm not yours樂隊

揚琴/鋼琴 Chino Shuichi
中提琴 Marie Takahashi
大提琴 林惠君

招待:黃思農×曾韻方×蔣韜

一場即興音樂與日常聲響的撞擊。
以「待客」為主題所發展出來的聲音環境,作為一場即興音樂表演的空間場域。

I'm not yours樂隊立基於柏林,是一以弦樂器為主軸的自由即興團體, 德國廠牌Maybee Records的大提琴、人聲即興演奏者林惠君,日本70年代起搖滾音樂與實驗音樂場景之重要樂人千野秀一,以及日本新生代中提琴家Marie Takahashi, 將透過古音樂樂器與現代實驗聲響的交融,充滿身體感的演奏製造震懾人心的當下音樂。

於台灣跨足劇場、電影音樂、劇場音樂與聲音藝術的黃思農,蔣韜,曾韻方三人則合力激盪,以各種「招待客人」之行動為聲響,以情境空間作為第四個樂手,「招待」遠渡重洋的三位賓客。

吹風機與大提琴,瓦斯爐與中提琴,菜瓜布與鋼琴共奏……各種聲響的料理,添加、重置與調味所共構的盛宴,皆為遠道而來的你們所籌備: 待客實驗,以客為尊。

時間:4月8日 PM 3:00
地點:半路咖啡
票價:350元(可於半路咖啡預定票卷或現場購票,入場需另點低消飲料一杯)

若有任何問題請私訊再拒劇團粉絲頁或email至再拒信箱,我們會為您提供協助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2018《春醒》好評加演 華語世界唯一重新譜曲的現當代改編

「他們為台灣的歌舞劇帶來社會批判力量,並與本土草根的連結。」
-電影導演 林靖傑

「先不管音樂劇,《春醒》是搖滾樂的演出如何!若是這樣,它可贏過台灣現今各種(包括大咖或不知道什麼咖,唱什麼藝術家之類)的流行音樂。」
-台新文化藝術基金會藝術總監 陳泰松

「如果音樂劇重要元素是音樂,那這種視之為演唱會的觀眾就是一種成功的指標。.......推薦給劇場朋友因為他真的破了同溫層成功的讓音樂成為那個溝通渠道,出現培養了許多樂迷。推薦給音樂圈的朋友因為他真的創造了文本風格且建立系統的音樂。」
-跨界音樂家 柯智豪

「我喜歡這個戲裡的直接,那些外國譯名很像網路上的暱稱,那些樂句中的嘶吼還是真的疼......其實不常推介舞台劇,心裡的尺很嚴,知道一鬆,就沒完沒了,但放在青春的議題面前,其他都可以不顧了,很好聽也很好看的音樂劇。」
-編劇 吳洛纓

「肋骨斷裂的聲音,是聽不見的,那是一種觸感。看再拒劇團《春醒》我坐立難安,有些罪,有些非常非常強烈的愧疚感在血液裡燃燒。像舞台上群舞時仰望著燈具的姿態。」
-編導 楊景翔

「我一直認為我錯過了人生的幸福,但不是,我只是太早就被傷害,我帶著傷長大。感謝這部戲,溫柔觸動我內心深處。」
-《不再沈默》作者 陳潔皓

來自藝文界的聯合推薦:
閻鴻亞(鴻鴻)、吳洛纓、張作驥、許肇任、陳芯宜、周美玲、黃健瑋、蔡亘晏(爆花)、趙逸嵐、路嘉欣、姚淳耀、涂又仁、柯智豪、管罄、張迪皓、李慈湄、魏雋展、賀湘儀、楊景翔、黃煒翔、劉美妤、陳潔皓.......

再拒劇團2018春季搖滾音樂劇場 華語世界唯一重新譜曲的現當代改編
3月9-11日新北市藝文中心 隆重登場

購票請上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s://goo.gl/UDNpJ5




當他們討論青春時——來自影視界對《春醒》的推薦與迴響

照片提供/再拒劇團(《春醒》2017首演_攝影 王攻心)

白色巨塔金獎編劇吳洛纓X黑暗之光電影導演張作驥X酸甜之家金獎導演許肇任


青春不抓狂,他只是深深憂傷|吳洛纓


上週去看整排的時候,想起不少關於青春時提出的問題。那些問題的答案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更值得被想念的是——問問題的勇氣,好傻好天真好直接好不屈。

我其實覺得像厭世這樣的字眼,用太多會有一種喜劇的情調。好像當你嘲笑它,就可以輕巧地從那個巨大的生死相依的扛棒下,閃過去,然後再活一千年,或者更多,沒有人想要長命百歲,如果不夠精彩熱烈。

其實這些演員還在叩問青春的問題,不由得讓人捏一把冷汗,就因為太誠實,你閃避不掉。好像化不去的瘀血,挨打留下的那些,或者女孩曾經刺穿過的肚臍環,男孩手臂上的菸疤,你很想抓住他們好好地說:「你知道嘛⋯⋯人生⋯⋯很難的。」然後他們會笑,笑得不知明天會更糟。

春醒便是驚蟄,萌動與初生往往肆無忌憚,不按牌理出牌的來了,爾後便會一直下去,不管多老多醜。我喜歡這個戲裡的直接,那些外國譯名很像網路上的暱稱,那些樂句中的嘶吼還是真的疼。如果你離青春不遠,在你還沒忘記怎麼抓狂之前,還可以去溫故知新;如果你離青春很遠,起碼可以目送;如果你正值青春,上面這些絮絮叨叨都是多餘的,你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比我更知道。

其實不常推介舞台劇,心裡的尺很嚴,知道一鬆,就沒完沒了。但放在青春的議題面前,其他都可以不顧了,很好聽也很好看的音樂劇!

關於春醒|張作驥


3個月前….90歲的母親跌倒…中風了…
失去記憶的母親…把我從兒子的角色…變成父親、路人、哥哥、鄰居…
這個從小對我管教甚嚴…一切都以愛做為理由….
那個生我、養我的母親…這個最親愛的人…
怎在一夕間變成陌生人?
兩週前…透過再拒劇團亭瑋的介紹…讓我看到了他們的舞台劇《春醒》….
看後…我想了幾天….愛 到底是什麼?
責難、咒罵、期盼、關心….通通在愛的包裝下….深深地刺進了所有人的成長…..
愛 有時是一把的刀…不經意地插向許多人的成長回憶中….那是酸的!
《春醒》 透過音樂舞台劇的概念….呈現了我的疑問….
那就是許多被愛的人….是孤獨、是寂寞的….是痛苦的!….
劇中的對白….「完美的污點」…年輕人….多麼痛心的自我陳述….
原來…許多人的愛….是不容許別人有「選擇權」的….
這時….母親的哭喊聲從我身後傳來….中斷了我的打字工作…
老母親用手撐扶著廁所門…抖動著雙腳….「對不起!我褲子穿不起來!」
我拉起被他雙腳踩住的褲管….撿起掉在一旁的助行柺杖…
「哥哥…對不起!」….「老媽…沒關係!」….「兒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半夜3點半….我看著母親的背影….幾個月的失眠、辛勞….一切都是人生歷程….
一個年輕的女孩…戰亂時…跟隨著軍人先生…來到台灣…一個陌生的地方…
她有什麼選擇權?….她的愛就是一切….她也只有這種「自私」「自以為是」的愛!…
但是…她也沒有任何的選擇權啊!…..
人生如四季….循環不已….
生老病死….卻永遠與我們相隨….大家都是醒的人…應該做些醒的事吧!
春醒這齣搖滾音樂舞台劇是值得一看的….
另外一提…劇中「深藍的夜」音樂與歌詞…更讓人深省!
張作驥 2018/3/6

回望青春的溫柔|許肇任導演專訪


採訪撰文/ 曾彥寧

人稱小任的許肇任導演,外表粗曠但其實是個很「文青」的人,訪談當天在辦公室裡輪播的音樂是自然捲樂團和後搖,有種清新的感覺。

小任自陳從小的功課不好,也不是很會玩,玩不贏也唸不贏別人,家人曾經想送他去唸軍校,但後來沒去唸。生為家族中最小的孩子,一直沒什麼煩惱,言談中可以感覺小任和家人的關係蠻親密的,到了高中他還在和阿嬤睡覺,會幫阿嬤梳頭。

成長在萬華,賀爾蒙旺盛的高中時期也曾和同學在華西街廝混,同學嫖妓的傳言時有所聞,覺得是生活的常態。也和同學做過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偷車、勒索、吃霸王餐、霸凌和被霸凌。因為這些事情太習以為常了,反而覺得打架阿嚕八之類的就只是練練身體而已。會跟著大家嘲弄班上較為陰柔的同學,暱稱對方為「夢娜」,雖然不是惡意但也不知道是否會帶來壞影響,但幸好高中班上的同志班對至今還在一起,十分浪漫。

從一個打架鬼混也不愛唸書的高中生,成為金鐘獎導演以及年輕藝人溫貞菱和巫建和的經紀人,小任笑稱自己是誤打誤撞,但總歸都是出於責任感。因為不想讓家人擔心,就和世新大學的朋友去拍片,也從自己周遭的人生故事中發掘靈感,慢慢寫出了許多屬於自己的劇本。而帶領年輕藝人的初衷也是,身為導演的小任覺得自己有責任不讓藝人和工作人員走偏,所以會從生活中各層面去聽對方說話去了解對方,也會讓中輟難控制的小孩到拍片現場當場務,讓孩子們從工作生活中一起思考。

購票請上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s://goo.gl/UDNpJ5

青春異語|出匣的青春之鬼——盧莞宜

照片提供/ 再拒劇團(《春醒》2107首演_攝影 王攻心)


文/ 懷恩相信動物協會&前劇場工作者 盧莞宜

我拼命想成為的
就是那種
把我這種人淘汰的
那種人


我是過了30歲,才活得比較自在,對於已經「長大成人」的我而言,《春醒》並不是一齣容易的戲,觀看過程中,被迫面對那個「花了一點力氣才活過來/曾經躁動的」自己。

20出正青春的時候,曾觀看也是緣文導演的《1:24混合發作》 記得那時在北藝大情緒脹滿到不行,佇足戲劇廳前無法再觀看下一齣戲,那就是青春之鬼出匣的時候。許多遺憾、紀念、「我不好」、「我想要」在檯面下交織,穿針引線讓人喘不過氣。

管束過頭的母親、錯過才知道要珍惜的愛、想要先死五分鐘、拿著筆記本一直寫寫寫、在校園的角落哈草、每天在朋友面前假裝快樂因為「大家」很重要。我們長大、升學、出社會、找工作 然後?那些難以表述不可言說的情結如果真的是病,那會好。《春醒》講的到底是台上各青少年角色的覺醒?還是讓觀看的我們再度憶起已沈睡的青春?

會會過去的自己
看看現在的模樣
邀請你一同來甦醒

購票請上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s://goo.gl/UDNpJ5


青春異語| 在降噪耳機的易碎裡——黃煒翔


文/ 劇場工作者&演員 黃煒翔

看春醒的整排後,
再看近期高雄市立六龜高中的新聞事件,
頗有感觸。
新聞事件原委與真相究竟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不過一齣改編自十九世紀德國劇作家魏德金爭議劇本的劇作《春醒》,
筆下這些青少年之於所處之社會其面臨的處境,
時至今日依舊相距不遠。

新聞事件上我們只能看見聽見幾種聲音,
但又有哪些聲音是真的靠近、
試圖理解這些青少年們的處境/困境?
社會輿論僅以一種價值評斷人的價值,
在夾縫中何以維生?
我看見《春醒》裡劇中青少年們不同的姿態。

我喜歡一場女孩送男孩降噪耳機的戲:
在男孩興奮地要女孩,
在他戴上耳機時大聲說話以測試,
女孩在他戴上耳機的瞬間大聲告白,
男孩隔絕在耳機裡,拿開耳機一句「什麼?」
所有未能表達的情感大聲疾呼卻也煙消雲散,
再近,也隔著一道,
恰恰精準表述那敏感易碎的情境。

每個奇形怪狀的各異生命面孔,
卻得擠壓成一種樣子一種形狀,
以符合社會期待他人期待,
你問我逃出來了嗎?我沒有答案。

再拒劇團一次次站在邊緣前線挑戰,
走到迄今成軍十五要十六年,
亦是個青少年的年紀。
此時此刻我看著《春醒》,
他們不得不做、不得不說。
而妳進來,
看看有沒有過去的自己抑或此刻的妳,
看看是否已成為曾想把自己這種人淘汰的
那種人了沒。


影片提供/ 再拒劇團(《春醒》2017原創MV〈等著〉與演出片段)

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青春普拉斯|賀爾蒙的過剩感傷——楊景翔專訪

                                                                                                               照片提供/ 楊景翔

現為導演、編劇及楊景翔演劇團藝術總監
採訪撰文|曾彥寧
2017年《春醒》的首演後,景翔在臉書透露高中生活的片段。我們約在劇團外的公園,是個充滿規則的地方。外表斯文的他,高中書包裝著鈑手、教室掃具間放著鐵管、打架、抽菸、翹課,從一個賀爾蒙旺盛的青少年成為現在的劇團負責人,在《春醒》演出中與自己的青春之鬼回望。 

成績倒數的鈑手少年


生長於嘉義新港,楊景翔其實不太確定未來要幹嘛。他自述國中後幾乎都不太打開課本,跟著校園流行把書包背帶放長的膝蓋,裡面只放煙和鈑手,即便考上公立高中社會組,但成績五科加起來只有八十幾分,大概落在全校倒數十名。直到看到台藝大戲劇的招生簡介,才開始認真念書,在術科彈吉他順利考上大學。回頭想想自己和藝術的緣份,或許是經常在電動打累的時候,晃去電玩間旁的二輪戲院看電影,印象很深刻的是今村昌平《鰻魚》,即便看不懂也有種莫名的感覺;也或許是身為林懷民的同鄉,有機會看到雲門舞集回鄉義演,曾經看過《薪傳》的片段段落,國中的他看得淚流滿面。

鬧事曠課留級,楊景翔高中時因為自己租屋在外,突然失去了規範,每天打電動,跟著同學和學長打架會覺得很興奮,有種想要證明自己的英雄感。看起來叛逆的行為,但其實過程中並沒有刻意想要攻擊什麼主體,或是意識到體制的存在。只是想說大家這麼做,就跟著這樣做了。一直到媽媽問以後要做甚麼,景翔一開始想著自己很喜歡飆車,大概就當個修車的吧!她接著問一些很實際關於未來規劃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景翔就哭了。那時才意識到原來社會上有所謂的規則,想到以後要怎樣活下去,怎麼靠自己賺錢。


                                                               照片提供/ 再拒劇團(《春醒》2017首演劇照_攝影 王攻心)

兩個大碗公的愛


高中生涯中的暴力場景依舊歷歷在目,看完《春醒》首演後,景翔最有感觸的部分就是傷害,傷害家人傷害自己。其中一個很深刻的生活片段是,高中租屋處東西少少的,媽媽在搬家前給了他一個煮麵用的大碗公,但景翔把這個碗公拿來當菸灰缸。有一次媽媽來探望,但他剛好不在跑去打電動,只能請房東開門。景翔在半夜或是隔天早上回家,只看到在裝著滿滿菸灰的碗公旁邊,放著媽媽燉的一鍋雞湯。一鍋雞湯和一碗菸蒂,這個畫面一直留在心裡。
                                                                  

用力的愛  用力的自我難堪


《春醒》中的艾莎(蔡佾玲飾演)特別引起他的共鳴,不只是這個角色提早出社會討生活,也包含艾莎在得不到愛時就會做出一些旁人看起來很笨拙的舉動,景翔有點感傷的說:「唉,只能這樣了。就跟我們升學的時候你不知道怎麼辦,你只是希望被關心被愛,可能只是希望被抱一抱,然後要得很用力,就會做出一些其實不一定真的能讓自己得到滿足的行為,有時候會讓旁人看起來感覺難堪。」




購票請上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s://goo.gl/UDNpJ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