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渾沌詞典:補遺】線上節目冊

親愛的觀眾,《渾沌詞典:補遺》兩場演出已順利落幕。本次演出節目單採線上發行的方式,詞典總共62頁,內容包括去年台南藝術節《燃燒的頭髮》與這次在蔡瑞月演出的《渾沌詞典:補遺》,每一個演出片段皆是一個詞條,也是當下的我們如何在歷史的暗面摸索,與過去相遇的過程。

除考訂已確定佚失或未編撰段落外,
多數深藏人類集體無意識的真實之語,
皆未能於記憶深海尋得,
詞典的編撰是持續至人類後世的工作,
永無完成書寫之日。

-
《渾沌詞典》

感謝你們每一位的參與,詞典連結如下,歡迎下載:
https://issuu.com/againstagain/docs/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2015 【燃燒的頭髮:為了詩的祭典】安平樹屋演出精華


2015

【燃燒的頭髮:為了詩的祭典】

風車詩社首部曲
@台南安平樹屋
闇黑的精神之焱
佳評如潮




這也是再拒為所有反叛的魂魄招魂,一場賡續紙上未盡革命的藝術全面起義,讓失語者發聲,再一次揮舞碎裂的旗幟,再一次拒絕,並再一次指出拒絕的是什麼。 
                                                                                                          - 導演/詩人 鴻鴻
近代亞洲的故事,對「我們」而言,從來不曾出土⋯⋯
就像從泥濘中爬出來的屍身,我們還在暗黑的歷史泥淖之下,在帝國規畫的時間與空間之中。
                                                                                                            - 策展人 龔卓軍
超現實主義是否就是失敗主義?逃避主義?《風車》詩刋的失敗⋯⋯無視眾聲喧嘩的現實,時代的召喚,沉溺在不道德的異境裡。
                                                                                                               - 觀眾 黃浩瀚
鬆開的語言是詩,如果歷史不是由權勢者所書寫⋯⋯這些零碎、殘簡、未完成的生命之火,會不會有機會從灰燼裡燃起,重新向我們歌唱⋯⋯
                                                                                                                  - 觀眾 阿冠



2016

【渾沌詞典:補遺】
Dictionary of Chaos:Addendum

風車詩社二部曲@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日曜日式散步者微型實驗行動ACT2

八月中旬即將推出的【渾沌詞典:補遺】是再拒劇團應今年台北電影獎最佳編劇、台灣國際紀錄片首獎導演黃亞歷之邀,再一次以台灣日治時代首次引入超現實主義思想的文學社團──風車詩社為題,聯袂日本舞踏家秦Kanoko的合作演出。這是結束於去年仲夏在台南安平樹屋風雨與濟的環境劇場演出之後,劇團延伸前作概念的全新創作。


時隔一年,迥異於安平樹屋的黃泉出土,詩之祭典,本次結合舞踏、聲音劇場與行為藝術的補遺展演,我們在「風車詩社」做為歷史文本的基底下,延伸凝視的視線,於台灣早期留日舞蹈家蔡瑞月女士生前主持的舞蹈研究社(原日治時期文官宿舍),同是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台灣現代舞先驅,疊合了風車詩人的生命際遇,孿生平行宇宙之電光石火。

再一次敬邀諸眾,前至觀賞風車詩社二部曲。


出                  演 |秦Kanoko、黃思農、黃緣文、蔣韜、          黃亭瑋、關曉祺
技術統籌/燈光 |劉柏欣
影 像 素 材 |黃亞歷
製     作 |黃亭瑋、關曉祺
演 出 記 錄 |唐健哲


地 點 |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日 期 |2016.8.20-8.21. 14:30

購票請至兩廳院售票|http://goo.gl/LdelZz






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再拒劇團第20號作品【渾沌詞典:補遺】


再拒劇團第20號作品【渾沌詞典:補遺】

Dictionary of Chaos : Addendum


Kanoko 黃思農 黃緣文 蔣韜
舞踏|聲音劇場|行為
超現實的白晝遊戲


                 墓石,自會成為歷史吧
                                                                                              ──〈戀歌〉,水蔭萍1938


本次演出以台灣日治時代首次引入超現實主義思想的文學社團──風車詩社為題,由再拒劇團創作團隊聯袂日本舞踏家秦Kanoko合作演出。浸淫詩人30年代在日本殖民下,因受到歐洲前衛文藝思潮所燃燒的頭髮,暝思著何種超現實的白晝遊戲;以及橫跨戰後歷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在散佚的殘簡中,辨讀這早夭的青春墓石。


置身臺北藝文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原日治時期文官宿舍),【渾沌詞典】創作群藉由拾遺、斷章、重新粘黏、演奏風車詩文與跨時空歷史碎片,以超現實的物件意象、多重官能的交感樂章,增添新生詞條,尋找當代的我們與上世紀初台灣前衛派藝術家對話的路徑。


    出                  演 |秦Kanoko、黃思農、黃緣文、蔣韜、黃亭瑋、關曉祺
    技術統籌/燈光|劉柏欣
    影 像       素 材 |黃亞歷
    製                  作 |黃亭瑋、關曉祺
    演 出       記 錄 |唐健哲
    
    地                 點 |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北市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日                 期 |2016.8.20-8.21. 14:30
    票                 價 |600元(自由入座)

   ★ 現正燃燒熱售中,購票請至兩廳院售票


    延伸閱讀: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狂賀~風車詩社文學記錄長片【日曜日式散步者】榮獲多項殊榮



                                               
                                             
                          ★ 2016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台灣首獎 
                    ★ 2016  臺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最佳聲音設計獎


再拒劇團將在八月中旬推出【渾沌詞典:補遺】,係受黃亞歷導演之邀,參與【日曜日式散步者】微型實驗行動的製作,特此 恭賀他所執導的【日曜日式散步者】榮獲多項殊榮!以獨特實驗的影像敘事面對風車詩社在歷史洪流的失語與散佚,並獲各界肯定,佳評如潮。

 關於風車詩社

風車詩社為臺灣第一個引入超現實主義思潮之文學社團,日治時期1933年秋天成立於臺南,這個以楊熾昌(1908~1994,筆名:水蔭萍)、李張瑞(1911~1952,筆名:利野蒼)、林永修(1914~1943,又名:林修二)等人所組成的小型同人詩社,是在日帝高壓殖民統治下,觸發臺灣土地活躍的百餘詩社中,至今少數我們還能尋獲詩文的殖民地文學奇葩。

早年風車詩人多赴日求學,彼時自歐陸法國新興的超現實主義正同步傳入日本,他們受到西川滿、北園克衛、百田宗治、西脇順三郎等人的影響,浸淫在前衛的文藝思潮之中。日本當時的超現實主義結合了主知主義,衍化出強調精神世界的理性秩序之面向,而由楊熾昌等人再引入臺灣本土的超現實主義,相較文壇主流的寫實主義則屬異軍突起,觸發了鹽分地帶作家的強烈抨擊,這些圍繞「薔薇詩人」們的論戰,也為傳入臺灣的超現實主義翔飛起不同新貌。

詩刊《風車》(Le Moulin, 1933.10~1934.9.)發行了三期(第四期未問世)即夭折,每期出版七十五本,以臺灣竹紙印製。風車詩人做為殖民時代的知識份子,他們的詩文透過帝國之眼,翻飛了種種南國的意象,水蔭萍口中的香蕉的色彩、水牛的音樂、蕃女的戀歌為文學運動注入官能聲響豐沛的饗宴,福爾摩沙成為詩人們的女神謬斯,而這「異國」凝視下產生的景緻,同時也意味帝國主義的視線延伸。

然而最終抵不過島內的異議聲浪,風車詩社作為一個同人團體戛然而止。此後,在臺灣未結束日治時代前林修二因病早逝,1952年李張瑞因白色恐怖遭受槍決,同年,楊熾昌於文壇宣布封筆,餘生以報導人身份渡過。在今日臺灣主流文學史中,風車詩社始終邊緣至缺席。

【日曜日式散步者】9.15即將上映,在此之前,歡迎搶先參與8.19-8.21於蔡瑞月舞蹈研究社之 系列演出。


【渾沌詞典:補遺】購票請至兩廳院售票,現正熱售中~





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2016衛武營童樂節─《深夜裡我們正要醒來》啟售




滾的跑的藏起來的 叮叮噹噹嘰嘰嘎嘎睡著以後 未知的遊戲即將全面展開





乖乖上床睡覺的夜裡,玩具都嘰嘰喳喳地醒來了,牆面上逐漸逼近的大黑影究竟是敵是友?
原本熟悉的房間怎麼忽然都認不得了?

再拒劇團首齣大小朋友可以一起觀賞的作品,2015年於臺北兒童藝術節首演,1250張票於37分鐘內銷售一空,創下國內演出最快完售紀錄。全劇無語言,以日常物件、光影、聲響等元素,在異想與夢境中穿梭,帶領小朋友面對黑暗中的未知,將「恐懼」翻轉為新奇的探索之旅。


創作統籌│曾彥婷
創作群│于明珠、薛美華、蔣韜
演出│于明珠、楊雯涵(vvn)、黃志勇
舞台監督│林岱蓉
服裝設計│彭郁勻
製作行政│王詩琪
排練助理│羅婉瑜



演出場地:衛武營281展演場 (高雄市鳳山區南京路449之1號)


演出場次:7/8(五)19:30;7/9(六)15:30、19:30;7/10(日)15:30
票 價:250元
售票: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goo.gl/BKp6PK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連結:http://www.wac.gov.tw/homestyle.php?styl=02&strlink=ActivityDetail04&act_id=2159


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劇評】 試以桌遊推演人生《從心設定》




演出:再拒劇團,第五屆公寓聯展「位移之城」
時間:2016/05/01 19:00
地點:梗劇場

文 傅裕惠(2016年度駐站評論人)



跨出獨棟空間、擴大展演策劃聯線的第五屆公寓聯展「位移之城」,以「移動」、「城市場域與人之間」為命題,張『居』米創作群所合作編導的《從心設定》,則是該展最後一檔節目。從文宣和所謂Satya導師的心靈課程推薦文,我起初實在難以捉摸《從心設定》的「位移之處」;歷經九十分鐘的「摸索」之後,我發現這是一齣在觀眾心眼發生的表演。究竟演出場地是不是「梗」或有沒有「梗」,不再是以往觀劇演出的重點;《從》劇點出似乎可以從眼、從心、從新的人際媒介,重新界定觀.看和人際之間的關係。

化名張居(或輯/汲/亟/圾/臍)米的編導張文駿(圈內人稱吉米),早在2008年便「真戲假做」地辦過一場《張吉米的喜酒》宴(演出),還曾諧擬「台北藝穗節」,在「第四屆臺北藝穗節」辦了一場動員百人以上民間/山寨版的《第四屆臺北藝穗節》。他的「前科」不只如此;2012年八月還首創劇場先例,改裝了自己的摩托車,做了齣叫《摩托計程車CYH-279》的情境表演,以每場一位觀眾的模式,每天每晚載送不同的觀眾,提供親密互動的交流觀賞體驗。進而在2013年十月延續《摩》劇的經驗,在華山生活節策劃執行了《汽車劇闖》,讓每場一位觀眾體驗獨享的互動演出。張吉米總是樂於「挑釁」體制中某種生活模式──例如坐計程車、辦喜宴和參與藝穗節等,進而翻轉看戲與表演的各種可能。

《從心設定》則是國內首度嘗試結合桌上遊戲模式和智慧手機臉書訊息功能的互動觀演;購票之後訊息通知的設定,相當程度地滿足了觀眾獨享獨一無二的「角色」特權。劇情介紹雖然不過是老掉牙的偵探懸疑:「台北市的某棟大樓發生一起命案,死者陳屍許久才被發現」等等,我們還會被提示自己的社會身分,例如居住於這棟大樓的幾號幾樓,以及在這場演出中我們被擁有的祕密屬性;現場計有如為嫌犯辯護的偵查小組、設法找到兇手的正義聯盟、五位中立民眾和四名由素人演員擔綱的四名嫌疑犯等角色屬性。所有角色屬性、遊戲成功的條件和偵辦案件的須知,都在這一封信的指示內。抵達現場時,除了樓下一位處理觀眾報到的工作人員,一到演出場地的三樓,演員便以角色身分(導師助理)接待觀眾;我們一方面被貼上「九號六樓住戶裕惠」的標籤,也被拍照存檔,接著在現場自由飲食走動,等著心靈導師Satya帶領所有住戶,一同進行心靈洗滌的工作坊。

事實上,在工作坊的演出段落結束前,無論心靈導師、導師助理或是現場觀眾的互動,都顯得相當自然,讓人不易辨識戲內、戲外的差距;或者,能讓觀眾安於這個工作坊的設定裡。然而,在工作坊開始之際,一位突然到訪的陌生人(死者的兒子),開始埋下探查案情線索的懸疑。而被眾人質疑動機的心靈導師Satya索幸中斷工作坊程序,與所有觀眾對質自己與死者之間的關係。最有趣的是,所有觀眾都自然而然地拿著手機,接收策展小組提供臉書的資訊或是臨時交派的任務與資訊,觀眾必須及時反映和消化──如果我很在乎是否能完成任務的話。最後,無論是案件膠著,或是推測嫌疑犯與還原死者究竟如何生活等線索的互動,便繫於不同角色屬性觀眾之間,如何辯證、說服和爭取,據劇組演後討論時表示,有的觀眾甚至將線索內化至深,以致於讓自己變成意外的嫌疑犯。

張吉米透過現場監控觀眾互動,並即時給觀眾發送不同的臉書訊息,像是現場即時的導演直播,更是推動「劇情高潮迭起」的重要影響。這些訊息撩撥了觀眾的日常認知、遊戲競賽的勝利慾望和對現場所有人的觀察、偏見和看法。甚至,張吉米似乎試圖「控訴」人際互動如何讓角色猙獰現出原形;例如號稱能治療心靈的心靈導師,原來是與死者糾纏的外遇,或是鄰居陸續宣稱和目睹的線索,其實也證明了這棟大樓沒有人曾經好好關心過死者,或有能力還原死者的生活真相。這似乎是一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演出;案情真相不是重點,而是我們如何了解一個人,了解彼此。同時,不同角色屬性的推動,也會影響這個觀演棋局不同的結局和意義。因此,我們既是彼此的「演員」,也是彼此的「觀眾」。就這個角度的設定來說,我認為這個臉書訊息和桌遊設定的互動結構,企圖驚人也相當膽大;原本虛構的劇情資訊,經過臉書訊息傳遞,竟給人幾分真實的刺激,也等於是把日常生活模式中的桌遊和臉書,自然地與劇場表演結合,不與空間扞格。

可惜的是,整個演出結構到了最後,竟還是得倚賴封閉式的第四面牆表演收束。一個燈暗突兀地結束了(告知觀眾)演出段落,我們在黑暗中聆聽這位心靈導師打給住在對面死者的電話留言,且看著死者的兒子猶若儀式般揭開地上鋪著的胚布,現出警方辦案常用粉筆圈勾劃的死者屍體(這應該也是刻板印象)。前後矛盾的不僅是空間邏輯;觀眾看到的結局表演,也不算意外的發現,而是重複揭示現場觀眾早已探知的線索案情。不過,這種突破傳統敘事空間和觀演關係的參與式表演,仍舊呈現了張吉米與編導創作群概念和巧思,希望未來不久,張吉米還能繼續延續這場「從心設定」的嘗試。

(轉載自表演藝術評論台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劇評】 「愛」的日常生活戰術《神遊生活》




演出:再拒劇團
時間:2016/04/17 19:00
地點:酸臭之屋(新北市永和區永和路二段52巷內)

文 鄒紹凡(政大中文所碩士生)


《神遊生活》是再拒劇團第五屆「公寓聯展」中,其中一件位於永和「酸臭之屋」的作品,由十二位「酸民」共同創作。
映照著虛假與真實的鏡子,一切從金銀童子在巷口抬著這面鏡子展開。「真實是虛假的瞬間」,在步向酸屋的過程中,我們漸漸地得到了這個提示。而這個提醒,在我們穿巷過弄的過程中,在反映著每位參與者的鏡面之中,已經給出了無以言喻的楔子。鏡面晃動,鏡中的我們晃動,跟著路面也晃動,整個視覺晃動,好像自己的身體也開始晃動,這使我們意會到這次演出在真實與虛假間的主題。在這擁擠的永和的巷弄中,跟隨著鏡像的隊伍裡,從視覺到身心,再到意識的根本,進入了第一層的轉變。「來吧!你也注意到了吧?歡迎加入神遊生活,一起進入『真實』中迷人的虛幻世界!」彷彿有個聲音這麼說著。不必再討論真實或虛假,它是一個「通過儀式」,是一個試探,也是一個讓我們完成心理準備、滿足幻想的階段。
「請按三聲門鈴」,在酸屋的入口有著這樣的訊息,從金銀童子開始一一按照這個規則進入了酸屋。有了前面的暗示,我從這裡就開始想要挑戰。訊息並沒有告訴我們,按三下門鈴後一次只有一個人能進入,於是我心裡產生了直接緊跟著前一個人進去的念頭,大概是對互動性、自由性有著過度的期待(包含原本對演出本身的想像:「演出中可以自由行走,但請勿刻意破壞展場物品」,以及鏡子的提示)。雖然最後並沒有這麼做,但也因為有這一段小小插曲,才有了一個對照組。當時有著執著與期待的念頭,離「神遊」似乎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進入酸屋後,我們又被拉回真實與虛假的辯證中。身體(女體?)作為舒適的沙發,作為戰戰兢兢、服務他人、滿足期待和眼光的機器,這樣的異化,是資本主義現代性中再血淋淋不過的事實。我們在這個展演的過程繃緊神經、壓抑自己的能動性,即使金銀童子已經率先輕鬆地臥倒或抽菸,也給出了關於「愛」的提示,我們仍然被「真實」所綑綁(我實際嘗試過讓自己看起來更自在,結果只是多換幾次位置與不斷走動罷了),唯有開始親自神遊之後,才體會這樣的真實,果然只是虛假的瞬間。於是我們開始集體入夢,或者說,終於夢醒了。
結束了大廳的隱喻,我們開始一一探索這棟公寓的每個角落,自由地參與,自由地被各自所吸引的東西吸引。真實與虛假正式開始亂舞、狂歡。聽覺與視覺爆炸,蒙太奇效果與人體伸展交織的房間;水紋與針線、戀物與潔癖、無人聲的水聲空間;雜亂而由螢幕滿足監視與幻想的臥室;舒適嬉皮情調的閣樓;以及戶外的人造星空草皮,等等等等。「你可以選擇,選擇離開,或留下……這城市很髒……」這些空間與當中形象的人物開始漫遊,這樣的訊息也開始四處飄動(可以將任何人物、擺設、氣氛視為他們的乘載物,你感覺得到)。像這則訊息所說,你可以選擇,選擇繼續追逐這些飄動的符號,在這趟旅程中會神地找尋意義;也可以選擇讓放縱的能指就繼續任意地逃逸、飄走,並讓自己也加入他們。對我而言,這次的旅程正是由前者邁向後者的奇遇。就像後來大廳響起國際歌時(其實還有更多聲音,眾聲喧嘩,但我被制約的身體使我專注於國際歌),金童子拿著大聲公展示脫序的身體和講話,而其他人物同樣任由他們的身體與原在結構中形象、意義的位置上逃逸,並在這裡相聚。而我真實地感受到自己參與其中。
在真正進入「神遊」的這個狀態下,新的觀點與感受自由地交錯,身體與意識都只是一個節點,任由他們交會與逃脫。這令人聯想到德勒茲所謂的「heccéité」,以及在逃逸線(lignes de fuite)上永遠處於變化(devenir)中,或在裝配(assemblage)中逃脫的獨居者。在這樣的狀態下,身體脫序的金童子演講與國際歌的互文性或結構性就顯得十分多餘,我在書寫當下,對於「無器官身體」的聯想更加顯得荒謬。只有放縱自己,跟著她他它祂們一起流動才是正解。(雖然我早在金童子出場前就從廚房偷窺到他的模樣,而這全然不同於還在門外時的念頭,是神遊狀態下的自然遊戲)
「愛~~」(演出中不斷重複出現的聲響)。經過在這個公寓中的神遊,偷抽菸、偷吃食物,到處探索,與人、物在不同空間下互動,我們終於學會了「愛」。以致於在這個場次結束之時,還無法順利地離開,成為小房間中的地縛靈,偽裝成演出者,在下一批仍摸索中的訪客們面前,自豪地炫耀,展現自己還未從神遊中回來的身體,展現「愛」。
以上所述,只是眾多觀點的其中一個,如有雷同,那就太令人難過了。這也是我在這次的《號「神遊生活」中發現的一個有趣特色。我在觀察著演出者時同時也觀察著其他的參與者,我看到許多他們視線中不可能看到的景色,正如我的視線中也有我所忽略的寶藏,當中更有很多是絕對不經意的碰撞,稍縱即逝。這樣視線的參與,到身體、意識、全感官的參與,每個人由不同的經驗與感受,交織出各自生命經歷與漫遊體驗中的個性,但不執著於人格的意義或價值,眾聲喧嘩,潑灑出每一次與獨一無二的神遊生活。
真實與虛假?在酸臭之屋中的真實本質的虛假的真實中,怎麼在回到只是展現虛假的瞬間的真實生活的虛假中發酵?離開神遊生活後,感受了能指的亂舞、眾聲喧嘩、自由逃逸,並體會了真實的虛假和虛假的真實後,「唉」如何成為「愛」,我們該如何重新面對那首國際歌?如何重新品味當中的每一則隱喻?不禁還是會思考這樣的問題……。若以日常生活詩學(以下皆為德塞爾托用語)的戰術(tactic)來看,這場發生在創作者生活的公寓中的演出,本身已經是一項有力的反抗與召喚(evocation),從實踐中對抗其對立面、企圖建構理性模式的當權者策略(strategy),以及伴隨著現代性而來、全面入侵日常生活的異化。

(轉載自表演藝術評論台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2016/05/01 公寓聯展《位移之城》 圓滿落幕,感謝所有的參與

親愛的觀眾:

本屆公寓聯展的最後一檔,最後一場場演出,就在剛剛順利結束。

一年前的2015年4月,我們決定跨出獨棟空間,擴大聯線,邀集劇團內外創作者一起冒險探索,因此五組創作者在「移動」、「城市場域與人之間」的巨幅命題下,各自嘗試了截然不同的作品形式:



〈Re:信〉嘗試辯證言語的效能與無效,以及溝通的理性、無理性

〈日常練習:消失的動作〉聆聽街景四散幽微逸散的碎語

〈神遊生活〉觀賞頹廢步入漫游神遊地

〈孩子〉一同長途旅行踏上沙灘惜別無緣的逝去

〈從心設定〉勾出觀眾參與性,主動偵尋終至決議一項真實


因此,是屆聯展包含了:5檔展演、71個場次、338位觀眾、37名劇組成員、21日演出天對於空間與作品展演的罕見媒合形式,以及製作的多元有機性,我們深深地樂在其中,在每場觀眾介於1-15名之間的微型觀演關係中,每個環節都有著我們對細節不容馬虎的堅持,謝謝你成為公寓聯展的其中一份子,陪伴我們渡過連綿四月的演出期,希望你也如我們一般,盡興地享受其中。


---劇組名單---

〈Re:信〉:黃緣文、李慈湄、張迪皓、黃思農、黃亭瑋、蔣韜
〈日常練習:消失的動作〉:黃思農、陳雅柔、黃亭瑋、陳郁明、蔣韜
〈神遊生活〉:陳考齋、薛姝瑀、郭書豪、杜易昂、宋偉杰、林心詞、許鈺羚、江源祥 、黃萱、李本善、李玟瑤
〈孩子〉:陳仕瑛、周浚鵬、許雅雯、蘇志翔、林孟寰、燒餅
〈從心設定〉:張居米、陳香夷、薛元皓、林家毅、張懿茹
策展:王詩琪 製作:楊凱婷
票務:蔡雅庭 執行製作:陳婕妮 行政:關曉祺
視覺設計:曾彥婷 演出攝、錄影:王玫心
特別感謝:鄭雅文、羅婉瑜、王詩雯、唐健哲、許法、小狼、黃維尼、黃浩瀚、黃懷萱、陶維鈞,woolloomooloo、宓琪旅館、永和路二段小林煎餅、久玖客運、宜蘭五結海岸、台北市健康路9號與9-1號大樓住戶、牯嶺街小劇場,來參與的你

2016的接下來:

7月08-10日,再拒的首部兒童劇《深夜裡我們正要醒來》,是去年台北兒藝節最快售罄的國內演出節目,今年將在高雄衛武營童樂節開心加演

8月20-21日,再拒即將與紀錄片《日曜日的散步者》導演黃亞歷、黃蝶南天舞踏團秦kanoko合作,在蔡瑞月舞蹈社舉辦跨域劇場展演《渾沌辭典:補遺》

請繼續期待!

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迴響(二)】在酸屋《神遊生活》中學會做愛的藝術

本文轉載自Artstalks
文/ 唐翊薇
劇照/ 王玫心

《神遊生活》 是再拒劇團第五屆「公寓聯展」中, 其中一件位於永和「酸臭之屋」的作品, 由11位酸民共同創作。在內容上探討了真實與虛構之間的二元或模糊性,及其衍伸出來的---語言的理性與感性的岐義間的矛盾與辯證。形式上則藉由行為、發生、裝置、錄像、表演、即性、聲音、表演者與觀眾走動的身體、空間本質的再演繹, 詮釋出班雅明於1930年代提出的“漫遊”美學觀念。藉由此觀念展現,《神遊生活》亦同時對現今劇場中第四面牆的界限、看與被看的單一視線、文本敘事的封閉性,與似是而非的場景幻覺等問題,提出反身性的質問與回應。 每場觀眾大約控制在六人上下,循環時間約一小時。故事開始,金銀童子從巷內走出,手裡拿著身體大小的一塊鏡子走向觀眾。沈默數分鐘,在映照著觀眾身體與街道的鏡上寫下“真實是虛假的一瞬間“,這除了像揭示此次創作者所欲討論的核心母題外,同時也像表演者提前營造演出所需的氣氛,並在行前與觀眾達成默契,接著金銀童子帶領觀眾前往室內場地。到達酸屋門口,大家依次進入,並且在進入前必須按三次門鈴,彷彿在提醒另一頭的人,自己的存在與到來。像一般的住宅規劃一樣,人們進入房子會先到達客廳,客廳中央是空的,左邊牆上除了堆放一些傢俱外,還蹲靠著一位裝扮成”沙發“的表演者,在自己的喊叫聲中,重複著半蹲與坐下的動作,金銀童子則在一旁念起了“精子與淫子”的故事(改編自金斧頭與銀斧頭)。此時在沒有任何引導或座位的暗示下,觀眾可依照自己的選擇,分散到房子裡的各個場景去,並選擇自己的參與視角---站著或坐著;門邊或櫥櫃旁;擁擠的角落或空曠的中央。文本開始沒有了邏輯和主軸,觀眾各自漫遊在酸屋的夢境中。

走上二樓,共有三間房間,其中一間房間延伸到三樓的閣樓與戶外。由於現場表演都俱有即時性與流動性,所以這邊筆者大致描述一下自己在每間房間裡“剛好”看到的場景及順序,第一間房間,幾位表演者在光線陰暗的地板上不停蠕動,角落裡有一個直頂天花板,用廢棄物堆起的巨大裝置,第二間房間的電腦上,播著有蒙太奇剪接的錄像作品,部分影像記錄著酸屋的日常狀態與來往的人們。第三間房間,一位裸體的女性,將手中握著的紅色毛線線頭,慢慢地穿入一排排被固定在水管上的針,旁邊的電視裡放映著過去的行為記錄。三樓閣樓,微亮的房間掛著一盞盞用黑布罩起的黃燈,枯枝裝飾空間,整體呈現出莊嚴的儀式氛圍,而裡頭的少女,有時像女巫般的遊走,有時又像等待獻祭的處女般橫躺床上,與此夢幻空間對應的是,被鐵皮屋頂與街道人聲錯落包圍的戶外場景。像經歷一場暴風雨,潮濕且散落一地的物體看不出原本的形態,而金銀童子正坐在廢棄輪胎上唸著全新的故事,故事後方則有一位穿著內褲,用非洲鼓打著不協調拍子的表演者。

隨著時間的進行,演員漸漸開始像觀眾般四處移動,從原本的這個場景走到那個場景,再從那個場景,穿越走廊,走向另外一個場景。表演者與觀眾在空間中彼此交錯、耳語,甚至在角落抽著同一根菸、分享同一條毯子。現在回想起來,筆者已經忘記當時是什麼原因,選擇回到客廳的,能記得的只有最後在接近演出結束時,大家聚在酸屋客廳裡,昏暗的燈光下,已經分不清誰是觀眾誰是表演者,只見人站在椅子上、躺在地板上、拿著大聲公唱歌、慷慨激昂的背誦電影台詞等,人聲鼎沸、此起彼落,時間裡的所有蠢動、飄忽、莫名、亢奮突然糾結成一個敘事團塊, 成為一聲 “ 唉一~~~呀~“,演出結束。

最後,隨著金銀童子,觀眾前往一開始等待演出的地方,看見下一場的觀眾已在巷口等待。如演出後其中一位表演者所說:「我希望透過這種緊湊的場次設計和地點的重複安排,除了讓表演結構在形式上有類似于因重複敘述,而產生時間的循環錯覺外,也讓不同場次的觀眾能在表演最一開始與最後一刻結束的地方交匯、相遇,而前一場觀眾在演出過程中所獲得既是觀眾又是被動表演者的雙重身分後,面對金銀童子再度寫下的字句時,他會如何從剛剛的身體經驗中,重新思考兩者之間的意義與關係, ”兩者”可以指涉很多---真實與虛構、智慧或情感、中心與邊垂、純粹或混雜, ”哎~~~呀“或”愛~~~呀“等等。」

「酸臭之屋」實際坐落於永和鬧區的一條安靜巷弄內,平日除了作為私人的住宅空間外,透過不定時舉辦各種靜態展覽、表演、聚會活動,使其在既非黑盒子也非白盒子的狀態下,成為城市中新形態的另類藝文空間,而本次《神遊生活》創作元素複雜,文本又多層套疊,本身俱有太多不同的意義可說,以致筆者總覺得從哪個特定角度切入主題,對於其他沒說的都是可惜的,所以在此以一個較大的時代觀念進行總結。儘管作品中有些問題意識或破格手法在一些有經驗的長者眼中已是老生常談,早已自有其清晰的歷史脈絡與解答,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歷史地雷不但現今依然成為大部份的存在外,還不斷的隨時代在變形與轉移,而遺忘又是身為人的生物特徵之一。所以,現今創作者能做的也許不再是抱怨”能做的前人們都做過了!“(改編自草東歌詞),而是,如何在自己所屬的時代感覺結構下,用屬於自己的身體,以勞動或以風格為方法,並同時透過作品中參與的觀眾,將問題意識普及化。在一同承接歷史脈絡後,或許我們還能繼續學習、成長、逃逸與抵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