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劇場.閱讀】當我們討論劇場音樂設計──黃思農、蔣韜對談(No.26)

     
        關於做音樂的人到底在幹嘛?在想什麼?
        彷彿把客觀距離擺得比較遠,
        就會有個神秘的力量去把某一個概念變成某一個音樂。

-引自【劇場.閱讀】「不只是配樂」專題系列






❖❖❖



【劇場.閱讀】創刊於2007年,由澳門劇場文化學會出版,是澳門現時唯一定期劇場刊物,旨在與讀者一起「思考劇場,閱讀時代」,2014年度出版的《劇場.閱讀》正式開放讀者訂閱。


台灣免費派發點➹

台北|牯嶺街小劇場、唐山書店
新北市|有河Book、 新北投71園區
花蓮|時光二手書店
高雄|三餘書店
台中|FOROO 咖啡
台南|Masa loft


訂閱詳情請點閱:tinyurl.com/S-paf2014-2016




2016年9月3日 星期六

【渾沌詞典:補遺】線上節目冊

親愛的觀眾,《渾沌詞典:補遺》兩場演出已順利落幕。本次演出節目單採線上發行的方式,詞典總共62頁,內容包括去年台南藝術節《燃燒的頭髮》與這次在蔡瑞月演出的《渾沌詞典:補遺》,每一個演出片段皆是一個詞條,也是當下的我們如何在歷史的暗面摸索,與過去相遇的過程。

除考訂已確定佚失或未編撰段落外,
多數深藏人類集體無意識的真實之語,
皆未能於記憶深海尋得,
詞典的編撰是持續至人類後世的工作,
永無完成書寫之日。

-
《渾沌詞典》

感謝你們每一位的參與,詞典連結如下,歡迎下載:
https://issuu.com/againstagain/docs/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公告】《渾沌詞典:永樂座輯》演出取消!

各位觀眾好,預計於本週末演出的《渾沌詞典:永樂座輯》,主辦方永樂座書店在諸多因素考量下決定取消演出!

再拒劇團除在此表達遺憾外,特轉其公告致各位關注本次演出的朋友們,如已購票,可以依循書店官方臉書內文的說明,和永樂座辦理退/換票事宜。也感謝永樂座書店此次的邀演,雖最後結果不盡人意,但我們仍珍惜每一次走進非制式劇場空間的環境演出,同屬經營文化活動、擁有公寓藝文空間也營運多年的劇團,我們了解書店的空間經營在台灣實屬不易。希望大家能對於願意嘗試多元空間營運,並戮力在書店推出劇場活動的永樂座給予更多的包容,並對其之後的演出、講座與活動持續不吝給予支持!

再拒劇團


永樂座原FB公告如下:

【永樂座公告】《渾沌詞典:永樂座輯》演出取消

   致永樂座的書友們

   謝謝大家對於永樂座書店,舉辦此次「文學演讀節」的支持與捧場,但因九月第一週的演出《渾沌詞典:永樂座輯》,目前票房與書店付出的邀演成本仍有所落差,經多日評估營運上的盈虧損益,以及和再拒劇團來回溝通後,決定取消演出。我們想向已經購票支持這場演出的朋友們,說聲抱歉,書店這邊除了會全額退款,還會提出一些補償方案,希望這樣能讓您感受到書店的誠意,也彌補我們對您所造成的諸多不便。

   永樂座書店也要感謝再拒劇團,以及對劇團致上我們的歉意,謝謝再拒劇團當初願意接受我們的邀請,將他們的演出帶到書店裡來,也很抱歉,因為書店第一次舉辦與劇場相關的系列活動,對於活動的宣傳與執行,我們尚有許多需要學習和檢討的地方,也才導致了這個取消演出的決定。感謝再拒劇團對書店的包容,也期待之後若還有機會,可以與劇團有各種形式的合作。

   一場活動的取消,是書店期許自己能走出更長遠的路,然後在那條路上,等我們準備好了,可以再與朋友們碰面。雖然九月第一週的演出取消,但薛美華老師9/9(五)和9/10(六)的《蘑菇記事》偶戲演出,仍持續進行中,這齣戲的票房一樣低迷,但我們還是想衝刺到最後一刻,希望書店在九月初可以與書友們分享的,不是另一篇公告,而是書店裡有戲的一張張相片與觀眾迴響。

    以下是關於購票觀眾的退款及補償方案(書店會再以mail與已購票者聯繫)

    *關於全額退款(您可從方案中擇一)

1.全額退款(由書店這邊匯款至您的帳戶or您親自至書店領取款項)

   2.更換戲票(一張《渾沌詞典》可換取兩張《蘑菇記事》的戲票,場次皆由您自行挑選。)

   *關於補償措施(皆為提供給購票觀眾之補償,無需擇一)
1.書店將致贈一張百元折價券(可抵用書店內所有的消費項目)。
2.您可免費參加一場書店舉辦之讀書會。
3.非會員者,可無條件升等為書店之會員。

   永樂座書店 敬上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劇評】《渾沌詞典:補遺》

《日曜日式散步者》微型實驗行動Act2-《渾沌詞典:補遺》

本文轉載自Artstalks
展演評論再拒劇團《渾沌詞典:補遺》


文  陳惠湄

悶熱的夏日週末午後,在中山北路巷中的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的木造日式屋舍的庭院草地上,響起了法國作曲家薩悌(Erik Satie, 1866-1925)的著名樂曲Gymnopédies旋律。隨著這耳熟能詳的旋律,全身塗滿白色、穿著米白色洛可可式(Rococo style,或者應該說是「蘿莉塔風格」Lolita fashion)的洋娃娃服裝,秦Kanoko(Hata Kanako)[1] 以誇張的臉部表情,提著一只旅行箱走著、跳著,緩緩地移動進入草地。塗滿白粉的臉孔煞是詭異,她的妝扮與肢體語言就像被絲線操控的洋娃娃;除了場內或坐或站的觀眾之外,這奇異的非日常景象,連欄杆外台泥大樓旁的貨車搬運工人以及路過的行人都看得目不轉睛。

《混沌辭典:補遺》是再拒劇團繼去年仲夏在台南安平樹屋的環境劇場《燃燒的頭髮》演出之後,今年應導演黃亞歷之邀,再次與日本舞踏家秦 Kanoko合作,延伸去年演出的概念所推出的新創作。即將於今年九月在院線上映的《日曜日式散步者 Le Moulin》剛獲得今年台北電影獎最佳編劇、台灣國際紀錄片首獎,這部文學紀錄電影和去年再拒劇團的《燃燒的頭髮》,關注的對象都是1930年代一個由台灣人與日本人所組成的文學團體-「風車詩社」。《【日曜日式散步者】微型實驗行動》是在電影上映前夕所推出的兩齣包含聲音、現場藝術、影像的演出,分別是《ACT 1:立黑吞浪者》,以及這場ACT 2:再拒劇團《渾沌詞典:補遺》。一般來說,知道「風車詩社」的人應該不多,詩的讀者原本就是小眾,而這個幾乎被時代遺忘的詩社更可說是小眾中的小眾。成立於台南的「風車詩社」,從日本的新感覺派(一九二○年代左右在日本興起的現代主義文學運動),接引法國超現實(Surréalism)的源流,意欲掀起一場現代主義革命,卻在時代的變動中被湮沒。「風車詩社」是由日治時期的台灣詩人、隨筆家、新聞記者楊熾昌(1908-1994,筆名水蔭萍)在一九三○年代(約1933年)偕同臺籍文學青年李張瑞(筆名利野倉)、林永修(筆名林修二)、張良典(筆名丘英二),以及日籍青年戶田房子、岸麗子、島元鐵平等6人所組織的文學團體。1933年10月,風車詩社發行了《風車詩誌》《Le Moulin》。楊熾昌被認為是當時詩壇上藝術派的先驅者,卻在一九七○年代末才被「發掘」出來,他的歷史位置也才重新獲得評價。關於楊熾昌在一九三○初成立「風車詩社」倡導超現實主義這一歷史事實,杜國清在〈楊熾昌與風車詩社〉[2]一文中,從當時倡導超現實主義運動的背景、當時台灣詩壇的情況,以及楊熾昌的作品和詩論的特色這三方面說明,並有詳盡的論述。

圖檔提供:再拒劇團 攝影:唐健哲


今天這個演出,從各段落的串連,到物件、詩句、聲音的拼貼,還有影像、語音所產生的意象,令人聯想到「風車詩社」成立當時,成員們所憧憬的藝術流派,例如立體畫派(cubism)、超現實主義等視覺作品的拼貼(collage)手法;而拷問逼供的情節,則意欲呼應當時詩人們對超現實主義的追求,在歷經日治時期後,在國民黨戒嚴年代遭到粗暴打壓對待的情景。演員在桌上堆砌積木等物品,而後隨即倒塌崩跌,這似乎也影射了當時對現代性的追求與全面擁抱「西化」後的幻滅。有別於法國超現實主義者原初的左翼思想,風車詩人們當年以「去政治」、「超現實」為號召,努力堅持「非政治」的主張。黃忠武在《日據時代台灣新文學作家小傳》中,曾對楊熾昌作過這樣的評述:「日據下的台灣文學,充滿著反日的民族情緒與濃厚的政治色彩,在這特殊的環境裡,文學藝術往往受到政治利用與污染,很難維持其純正的面貌,而「風車詩社」卻絲毫不受政治感染或干擾,楊熾昌便是《風車》的靈魂人物。他引起了“超現實主義”,建立了新的文學理想——努力顯現蘊藏在人的內心深處的東西。」[3]但處在那樣的一個時代,風車詩人們很難真正去除政治性。去年《燃燒的頭髮》置入了大量政治事件的影射與控訴,從白色恐怖到美國工廠(「美國無線電工廠」工殤事件的描述),從國際歌到舞踏,剝顯台灣在西方、日本、與中國三重殖民意識之間輾轉反側的處境,有時令人覺得政治事件的加入太過龐雜與突兀,顯得整個演出的脈絡無法連串。今年的演出比起去年來,突兀的、大量的政治事件插入少了許多,演出是順暢而簡潔的。

在日據時代的五十年中,臺灣對西方文化的接觸可說皆透過日本而來,都已經經過日本的「轉譯」,放到臺灣這個環境來,又出現了不同的變化。在演出中放映的幾小段影像與旁白,提到的是日據時期的「臺灣博覽會」(「始政四十周年記念臺灣博覽會」),是1935年日本政府為了紀念日本統治臺灣四十週年,在臺灣各地所舉辦的博覽會,宣示了當時積極追求「現代化」、以殖民成果展現不遜於歐美列強的日本國力。這個非常大型的「國力展示」,以今天的眼光來看,有許多可以用力批判討論的面向,特別是令人不忍卒睹的人種展示,今天一定會引發眾怒,引發人大加躂伐。如果演出時沒有對這個博覽會提出批判的觀點,而只是如實展現當時的記錄,放在今天這個時點,的確會令人感到十分驚愕。但是一方面也許受制於演出的形式與時間,一方面,也許,經歷了四十年長時間統治之後的人民,在當時所感受到的,或者是在當時的記錄中所容許表現出來的感情,可能僅有「現代」所帶來的令人驚嘆的成果。在記錄片《櫻之聲》中,黃明川導演在許多時候刻意選擇不剪接,如實展示詩人們的臺灣式日語口音或者日常生活狀態;或許,演出時如實展出一些片段,留待觀眾自行思考與反省判斷,也是表演的一個方式也說不定。

圖檔提供:再拒劇團 攝影:唐健哲


再拒劇團的每次演出,音樂、聲響的部份都令人驚艷,例如去年有個段落,在樹屋的某個「房間」中,身著西式禮服的演員,彷彿一場正式音樂會的演出者,在巨樹盤纏在地的粗大枝幹上敲打、撥彈出聲響效果,就如一場電子音聲音樂會,令人印象深刻。而這次的聲音劇場也不遑多讓。在一開始位於室外草地上的演出片段之後,觀眾隨即被引導進到木屋裡,由幾位演員在白板上看似即興地自由粘貼物件,或以閩南語、中文、英文唸出,或在桌上拼貼「風車詩社」詩人們的詩文;配合著電視螢幕放映的記錄片片段所流瀉出的中文、日語、法語,有時是詩句,有時是日記、隨筆式的語句聲音,加上現場演員們演奏不同樂器的聲音,或者以提琴弓、鋸子摩擦物品發出的聲音,以及拼貼、堆疊物品、物品倒塌時所發出的聲響,這些在同一時空交疊的動作,交織成好幾個不同聲部的複音對位(polyphonie)音響效果,十分令人驚艷。在影像、現場的肢體行為之外,令人矚目的是這些豐富又具有許多意涵的聲響。一開始在戶外出現的旋律,是法國作曲家薩悌(Erik Satie, 1866-1925)的Gymnopédies,原本為鋼琴獨奏所寫的組曲(共有三首)中的第一首〈緩慢而痛苦的〉(Lent et douloureux),現今已傳遍全世界各地的大街小巷;或許不一定認識這位作曲家或這首樂曲,但是沒聽過這旋律的人,應該是少之又少。在十九、二十世紀之交,西歐音樂界籠罩在德國音樂家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1883)的音樂風潮之中,德布西(Claude Debussy, 1862-1918)這些法國音樂家在深受華格納音樂影響的同時,也急欲擺脫華格納無所不在的巨大陰影,最後,以德布西為首的法國音樂家們終於發展出自己的音樂語言,也引領當時的歐洲音樂邁向一個嶄新的方向。雖然薩悌也許不若德布西、拉威爾一般為大眾所知,但是拉威爾曾說過,當時鮮少有人不受薩悌的影響,因為薩悌為當時的音樂家們指出了一個新的可能性。創作於薩悌青年時期的這組《金諾佩第》組曲,以其不斷反覆出現在幾乎包含音樂所有組成面向(節奏、旋律、音型、和弦、音域等)的頑固(ostinato)用法,以及在結束時將和弦最上方的旋律聲部導音半音上行改成全音進行的做法,執拗地宣示了與建立在動機發展、固有曲式結構、調性系統的日爾曼音樂傳統的強勢影響力背道而馳的做法。如果德布西被視為開啓現代音樂(Modern Music)的導師[4],那麼,薩悌可說是站在學院派門外向現代主義發出訕笑的一位異議份子。

緊接在薩悌的音樂之後所聽到的一首旋律,是卓別林(Charlie Chaplin, 1889-1977)的電影《摩登時代》(Modern Times, 1936)中的歌曲Titina。當天所聽到的版本,據筆者猜測,應該是日本歌手生田恵子kuta Keiko, 19287-1995)所唱的Tokyou Titina(此日語版音源搜尋不易,可在此網頁聆聽:http://pleer.net/en/search?q=artist%3AKeiko+Ikuta)。片中,勞動者喪失了個人的尊嚴與價值,變成了機械的一部份,《摩登時代》強烈批判嘲諷西方資本主義社會與機械化帶來的「文明」社會,而在這卓別林的最後一部默片中,卻可聽到作為配樂的、由卓別林自己演唱的這首歌曲。這個音樂後來在日本被改編成各種不同版本,在商業廣告中使用,可說是一種頗為特別的現象。

無論是去年在樹屋的演出,或者是今年的演出,都以秦Kanoko開始,也以她來結束。去年《燃燒的頭髮》的開場,在大雨傾盆的台南安平樹屋中,蚊子猖狂到連噴滿了防蚊液都無法防止牠們鑽進雨衣裡,而秦Kanoko卻可以無視於雨滴和蚊子,逕自優雅地穿著紅色旗袍靜靜地躺著,一動也不動,著實令人驚異佩服。結尾時,觀眾在遠遠的看台上,看著她裸身倒垂貼附在樹身上,然後拖曳著一個紅氣球,在池畔狂舞,不時跌入水中,令人驚心動魄。而今年的結尾,仍然有著紅色氣球,只不過這次她手拿著,緩緩慢動作奔跑,再將紅氣球放走,顯示出一種浪漫的氛圍。秦Kanoko每次的出現,或動或靜,總是令人無法移開視線。身塗白粉、奇裝異服的舞者在舞台上暴烈吶喊,並配合扭曲變形的肢體語言,呈現一幅幾近原始的畫面,大略就是日本舞踏予人的印象。即使歷經半個世紀的發展,日本舞踏已從原先被日本政府打壓的地下劇場活動,晉身為日本政府不斷透過文化外交途徑傾銷他國,藉以代表日本當代藝術的表演,並在世界各國收到矚目。但多元發展的結果,許多自稱為舞踏的團體,舞姿漸形美化,早已脫離了舞踏原初的美學思考和運動概念[5]。但是,秦Kanoko仍謹守著她與土方巽(Hijikata Tatsumi, 1928-1986,日本著名的舞蹈家、編舞家、演員與導演)以及日本舞踏源頭的關係,堅持經由舞踏來從事左翼的文化抵抗運動。在她的舞踏中經常有裸露乳房的表現,這次一開場的洋娃娃服裝中也將乳房半裸露,這是迥異於舞踏視裸露的肉身為「物」的概念;她以自己具有女性性徵的身體,超越舞踏的父權體系,展現她特有的女性身體經驗[6]。就如同陳宜君在她的論文中所寫的,秦Kanoko自詡為「亞細亞巴洛克」,這顆扭曲、艷俗、怪誕而美麗的珍珠,抱擁著造成她內在劇痛的沙粒或異物,涵養出珠身神秘詭譎的光芒,在資本主義社會最邊緣的陰暗角落,隱現一抹照見歷史記憶的幽暗靈光[7]


圖檔提供:再拒劇團 攝影:唐健哲


去年台南安平樹屋演出時的《燃燒的頭髮》在正式演出前,觀眾會先經過第一個樹屋,在那兒佇留片刻;「薔薇蜥」、「暈眩」、「失敗」、「女屍」、「散佚」等,將演出段落的發想以關鍵詞的方式做一陳列,同時也提點觀眾可能的觀賞角度,「渾沌‧詞典」即是開場前的文件展。而今年的演出,再拒劇團將節目單以線上發行的方式,在劇團的臉書上發行了《渾沌詞典:補遺》詞典,將每一個演出片段做成一個詞條,堪稱是非常具有創意的方式[8]

在《日曜日式散步者 Le Moulin》即將上映之前,有這兩場演出,除了引發對作為記錄片對象的「風車詩社」的好奇心與興趣之外,也更加期待電影的上映。筆者任意聯想,在農曆七月舉行的這些活動,就像是某種招魂儀式一樣:喚回記憶、喚回歷史片段。期望曾經在這個土地的歷史上所發生的這些事件、活動,這些熾熱燃燒過的靈魂,都將不會被遺忘。




[1] 日本舞踏家秦Kanoko自1998年首度訪台後,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不但移居臺灣,在臺灣與沖繩之間來回居住,也在台灣發表多支舞踏作品。2005年更在台灣創立台灣「黃蝶南天舞踏團」,藉其移民經驗,以舞蹈為媒介,和台灣社會產生跨文化的深度對話。
[2] 杜國清。〈楊熾昌與風車詩社〉。《臺灣文學與世華文學》。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現代主義文學論叢16。2015年10月。
[3] 黃忠武。《日據時代台灣新文學作家小傳》。台北:時報。1980年初版。
[4] Paul, Griffiths. Modern Music- A concise History from Debussy to Boulez.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78/1994. p. 7.
[5] 參考陳宜君著。《飛遷南國的黃色蝴蝶――日本舞踏家秦Kanoko來台創作十年研究》。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理論研究所,2010。頁95。
[6] 陳宜君。2010。頁80。
[7] 陳宜君。2010。頁96。
[8]再拒劇團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against.again.troupe#


《渾沌詞典:補遺》詞典聯結:
https://issuu.com/againstagain/docs/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25881087%2F38071239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演出】永樂座書店2016文學演讀節《渾沌詞典:永樂座輯》即將登場!


                                     詩和現實的關係,詩人和現實的關係,
                                     無論對當時的風車和今日理解的人們,都是艱難。
                                     劇中讓我感受到超現實主義當時的路徑,
                                     尤其是聲音這段,如何由日常的尋常之物逼近詩作中的空間,
                                     是成功的嘗試。
                                                                                                                         –觀眾 林傳凱

                                     像是真正的影像詩,靈魂的具象化,
                                     最後的最後,才想到是一齣戲。
                                                                                                                         –觀眾


附上幾帖【渾沌詞典:補遺】演後的觀眾迴響,在期待更多評論對話的同時,也給錯過上週末演出的朋友,9/2-3我們將應邀至永樂座推出【渾沌詞典:永樂座輯】,主要創作者除秦Kanoko外,原班人馬將如兮上陣,選輯片段演出。


不同於蔡瑞月舞蹈社的日式木造古宅,永樂座書店濃厚的書卷人文氣息,將疊合風車詩文所迸發的展演狂想,歡迎大家舊雨新知,也歡迎更多的朋友加入我們!


 
劇照/唐健哲


                出演藝術家|黃思農、黃緣文、黃亭瑋、蔣韜
                製            作|黃亭瑋、關曉祺
                影 像 素 材 |黃亞歷
 
                時            間|2016.9.2(五)19:30
                                        2016.9.3(六)14:30 / 19:30
                地            點|永樂座書店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號)
             票           價|300元 (自由入座/戲長40分鐘)


                ※每場次人數上限40人,建議請提早購票。
                ※演出建議8歲以上觀眾觀賞。
                ※因書店場地限制較多,如有特殊觀演需求,煩請提前告知。

                活動報名網址:https://goo.gl/ecTgNC
                總活動介紹:https://goo.gl/jNLluf
   
               ◎購票方式:
               (1)永楽座書店現場購票
               (2)帳戶匯款(演出現場取票)

              *匯款購票步驟
                 1.先至活動報名網址登記場次、張數及聯絡方式
                 2.將票款匯入永楽座帳戶
                  匯款銀行: (700) 木柵郵局
                 戶名:石芳瑜
                 帳號:0002703 0636497
                 3.匯款完成後請將姓名資料及匯款帳號後五碼,
                    寄至soblack727@gmail.com 
                 以備核對。

            *票務或相關問題聯絡請洽:0926-623-289盧先生或soblack727@gmail.com


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2015 【燃燒的頭髮:為了詩的祭典】安平樹屋演出精華


2015

【燃燒的頭髮:為了詩的祭典】

風車詩社首部曲
@台南安平樹屋
闇黑的精神之焱
佳評如潮




這也是再拒為所有反叛的魂魄招魂,一場賡續紙上未盡革命的藝術全面起義,讓失語者發聲,再一次揮舞碎裂的旗幟,再一次拒絕,並再一次指出拒絕的是什麼。 
                                                                                                          - 導演/詩人 鴻鴻
近代亞洲的故事,對「我們」而言,從來不曾出土⋯⋯
就像從泥濘中爬出來的屍身,我們還在暗黑的歷史泥淖之下,在帝國規畫的時間與空間之中。
                                                                                                            - 策展人 龔卓軍
超現實主義是否就是失敗主義?逃避主義?《風車》詩刋的失敗⋯⋯無視眾聲喧嘩的現實,時代的召喚,沉溺在不道德的異境裡。
                                                                                                               - 觀眾 黃浩瀚
鬆開的語言是詩,如果歷史不是由權勢者所書寫⋯⋯這些零碎、殘簡、未完成的生命之火,會不會有機會從灰燼裡燃起,重新向我們歌唱⋯⋯
                                                                                                                  - 觀眾 阿冠



2016

【渾沌詞典:補遺】
Dictionary of Chaos:Addendum

風車詩社二部曲@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日曜日式散步者微型實驗行動ACT2

八月中旬即將推出的【渾沌詞典:補遺】是再拒劇團應今年台北電影獎最佳編劇、台灣國際紀錄片首獎導演黃亞歷之邀,再一次以台灣日治時代首次引入超現實主義思想的文學社團──風車詩社為題,聯袂日本舞踏家秦Kanoko的合作演出。這是結束於去年仲夏在台南安平樹屋風雨與濟的環境劇場演出之後,劇團延伸前作概念的全新創作。


時隔一年,迥異於安平樹屋的黃泉出土,詩之祭典,本次結合舞踏、聲音劇場與行為藝術的補遺展演,我們在「風車詩社」做為歷史文本的基底下,延伸凝視的視線,於台灣早期留日舞蹈家蔡瑞月女士生前主持的舞蹈研究社(原日治時期文官宿舍),同是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台灣現代舞先驅,疊合了風車詩人的生命際遇,孿生平行宇宙之電光石火。

再一次敬邀諸眾,前至觀賞風車詩社二部曲。


出                  演 |秦Kanoko、黃思農、黃緣文、蔣韜、          黃亭瑋、關曉祺
技術統籌/燈光 |劉柏欣
影 像 素 材 |黃亞歷
製     作 |黃亭瑋、關曉祺
演 出 記 錄 |唐健哲


地 點 |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日 期 |2016.8.20-8.21. 14:30

購票請至兩廳院售票|http://goo.gl/LdelZz






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再拒劇團第20號作品【渾沌詞典:補遺】


再拒劇團第20號作品【渾沌詞典:補遺】

Dictionary of Chaos : Addendum


Kanoko 黃思農 黃緣文 蔣韜
舞踏|聲音劇場|行為
超現實的白晝遊戲


                 墓石,自會成為歷史吧
                                                                                              ──〈戀歌〉,水蔭萍1938


本次演出以台灣日治時代首次引入超現實主義思想的文學社團──風車詩社為題,由再拒劇團創作團隊聯袂日本舞踏家秦Kanoko合作演出。浸淫詩人30年代在日本殖民下,因受到歐洲前衛文藝思潮所燃燒的頭髮,暝思著何種超現實的白晝遊戲;以及橫跨戰後歷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在散佚的殘簡中,辨讀這早夭的青春墓石。


置身臺北藝文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原日治時期文官宿舍),【渾沌詞典】創作群藉由拾遺、斷章、重新粘黏、演奏風車詩文與跨時空歷史碎片,以超現實的物件意象、多重官能的交感樂章,增添新生詞條,尋找當代的我們與上世紀初台灣前衛派藝術家對話的路徑。


    出                  演 |秦Kanoko、黃思農、黃緣文、蔣韜、黃亭瑋、關曉祺
    技術統籌/燈光|劉柏欣
    影 像       素 材 |黃亞歷
    製                  作 |黃亭瑋、關曉祺
    演 出       記 錄 |唐健哲
    
    地                 點 |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北市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日                 期 |2016.8.20-8.21. 14:30
    票                 價 |600元(自由入座)

   ★ 現正燃燒熱售中,購票請至兩廳院售票


    延伸閱讀: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狂賀~風車詩社文學記錄長片【日曜日式散步者】榮獲多項殊榮



                                               
                                             
                          ★ 2016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台灣首獎 
                    ★ 2016  臺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最佳聲音設計獎


再拒劇團將在八月中旬推出【渾沌詞典:補遺】,係受黃亞歷導演之邀,參與【日曜日式散步者】微型實驗行動的製作,特此 恭賀他所執導的【日曜日式散步者】榮獲多項殊榮!以獨特實驗的影像敘事面對風車詩社在歷史洪流的失語與散佚,並獲各界肯定,佳評如潮。

 關於風車詩社

風車詩社為臺灣第一個引入超現實主義思潮之文學社團,日治時期1933年秋天成立於臺南,這個以楊熾昌(1908~1994,筆名:水蔭萍)、李張瑞(1911~1952,筆名:利野蒼)、林永修(1914~1943,又名:林修二)等人所組成的小型同人詩社,是在日帝高壓殖民統治下,觸發臺灣土地活躍的百餘詩社中,至今少數我們還能尋獲詩文的殖民地文學奇葩。

早年風車詩人多赴日求學,彼時自歐陸法國新興的超現實主義正同步傳入日本,他們受到西川滿、北園克衛、百田宗治、西脇順三郎等人的影響,浸淫在前衛的文藝思潮之中。日本當時的超現實主義結合了主知主義,衍化出強調精神世界的理性秩序之面向,而由楊熾昌等人再引入臺灣本土的超現實主義,相較文壇主流的寫實主義則屬異軍突起,觸發了鹽分地帶作家的強烈抨擊,這些圍繞「薔薇詩人」們的論戰,也為傳入臺灣的超現實主義翔飛起不同新貌。

詩刊《風車》(Le Moulin, 1933.10~1934.9.)發行了三期(第四期未問世)即夭折,每期出版七十五本,以臺灣竹紙印製。風車詩人做為殖民時代的知識份子,他們的詩文透過帝國之眼,翻飛了種種南國的意象,水蔭萍口中的香蕉的色彩、水牛的音樂、蕃女的戀歌為文學運動注入官能聲響豐沛的饗宴,福爾摩沙成為詩人們的女神謬斯,而這「異國」凝視下產生的景緻,同時也意味帝國主義的視線延伸。

然而最終抵不過島內的異議聲浪,風車詩社作為一個同人團體戛然而止。此後,在臺灣未結束日治時代前林修二因病早逝,1952年李張瑞因白色恐怖遭受槍決,同年,楊熾昌於文壇宣布封筆,餘生以報導人身份渡過。在今日臺灣主流文學史中,風車詩社始終邊緣至缺席。

【日曜日式散步者】9.15即將上映,在此之前,歡迎搶先參與8.19-8.21於蔡瑞月舞蹈研究社之 系列演出。


【渾沌詞典:補遺】購票請至兩廳院售票,現正熱售中~





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2016衛武營童樂節─《深夜裡我們正要醒來》啟售




滾的跑的藏起來的 叮叮噹噹嘰嘰嘎嘎睡著以後 未知的遊戲即將全面展開





乖乖上床睡覺的夜裡,玩具都嘰嘰喳喳地醒來了,牆面上逐漸逼近的大黑影究竟是敵是友?
原本熟悉的房間怎麼忽然都認不得了?

再拒劇團首齣大小朋友可以一起觀賞的作品,2015年於臺北兒童藝術節首演,1250張票於37分鐘內銷售一空,創下國內演出最快完售紀錄。全劇無語言,以日常物件、光影、聲響等元素,在異想與夢境中穿梭,帶領小朋友面對黑暗中的未知,將「恐懼」翻轉為新奇的探索之旅。


創作統籌│曾彥婷
創作群│于明珠、薛美華、蔣韜
演出│于明珠、楊雯涵(vvn)、黃志勇
舞台監督│林岱蓉
服裝設計│彭郁勻
製作行政│王詩琪
排練助理│羅婉瑜



演出場地:衛武營281展演場 (高雄市鳳山區南京路449之1號)


演出場次:7/8(五)19:30;7/9(六)15:30、19:30;7/10(日)15:30
票 價:250元
售票: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goo.gl/BKp6PK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連結:http://www.wac.gov.tw/homestyle.php?styl=02&strlink=ActivityDetail04&act_id=2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