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劇評】Confronting Capitalism as a Global Theme in the F/T 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轉載自 Blog Camp in F/T, 25/11/2012
By Amanda Waddell

Two productions in particular in the F/T 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permanent value” and “American Dream Factory”, boldly chose to confront capitalism and the commoditization of humanity as an overriding theme.

First, I’d like to look at how the structure of the first half of “permanent value” approached this, and then how “American Dream Factory” created a tableau of images and short scenes that played with the idea of domineering American culture and the degradation of human value brought about by industrialization and globalization.


What first intrigued me about syudan:hokoukuren’s production “permanent value” was the premise of the first half of the production. Audience members were refunded 500 yen from their initial ticket price in exchange for the chance to “direct” one of the actors. At first, the audience was strapped for ideas, which considerably slowed down the pace of the performance. However, the long unsettling silences were by no means the fault of the troupe, which even provided a “sample menu” of orders and directions to chose from, but rather the uncertainty of an audience that was suddenly given direct monetary power over the actor onstage. But once audience members became more familiar and comfortable with the process, people began to raise their hands and pay for the chance to order the actor around. While the lone actor onstage struggled to meet everyone’s demands (from perform the scene quietly, climb a ladder, perform outside the theater, etc.), other performers also joined in, claiming that they could satisfy the audiences’ needs better.

The performance was less of a comment on the whole capitalist system as a direct example of the commoditization of art and entertainment. Although as audience members we weren’t allowed to determine how much the actor’s efforts were worth, like a street performer, the audience was exposed to the bare bones transaction of entertainment for money. In this capitalistic nightmare, the joy of creating art is replaced with the desperate attempt to earn as much money as possible, no matter how small. Also, like a street performer, the actors all carried their earnings in a cup.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show, using the money they had earned from their efforts in the first half, the actors began to order each other around, dropping a coin in their respective cups. The continual sound of coins clinking in the glass was a constant reminder that this world is one that is built on money. Everything’s value is determined by how much you are willing to pay for pleasure and entertainment.

Against Again Troupe’s “American Dream Factory” is a nightmarish world of images and short scenes saturated with American culture and iconography. This all-encompassing hijacking of Taiwanese culture is the result of American imperialism spreading around the world via capitalism. The performance did occasionally drag, but nonetheless, there were powerful scenes with interludes in the life of fast food chain McDonald’s mascot character, Ronald McDonald. By depicting his rather humble daily routine, the audience was able to relate to him as another human trapped in the everyday hustle and bustle.

Ironically, this Ronald was also a fan of Mickey Mouse and religiously watched a Mickey Mouse cartoon every morning, not to mention owning a pair of matching Mickey Mouse slippers. An American icon like Ronald McDonald consuming another American icon’s merchandise depicts a grotesquely self-contained capitalist society that claims to fulfill your every need.

Towards the end of the performance, Ronald came home from work and sat down at the dinner table with a takeaway from his fast food restaurant. As he watched a program on the industrialization of America, he started choke down the burger. However being unable to stomach the filth, he continually regurgitated his food, which then drives him to the brink of insanity. These images along with others suggest the inability to escape American cultural dominance and a world that turns everything into a commodity. As an American I was able to sympathize with the bombardment and inescapability of capitalism. Everything has a price.

In regards to the language barrier, the performance was held in Chinese with Japanese surtitles. 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script was also available at the front desk. However, since the production was predominantly composed of images and short vignettes, dialogue between characters appeared to play a secondary role to the images presented onstage. For example, in one scene a department store customer berates a young saleswoman for selling condoms in a public space. When another young woman comes to her rescue and chases the irate male customer away, the two blow up a condom like a balloon and play air volleyball. Without necessarily understanding every word, these short scenes were powerful enough on their own due to the strong imagery the viewer was left to decipher. In short, “American Dream Factory” was a perfect example of a performance’s potential to be universally accessible with or without surtitles through imagery.

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About American Dream Factory / アメリカドリ-ム工場について

導演/ 黃思農

「28天的打工潛伏,使我受到了強烈的震撼。這並非因為明白了他們究竟為何而死,而是知悉了他們如何活著。」

─《與機器相伴的青春和命運:潛伏富士康28天手記》, 《南方周末》實習生 劉志毅

<美國夢工廠>這齣戲是再拒劇團多年來對新世代處境的思考與提問, 透過10段“夢境“,映照被稱之為草莓族、尼特族、失落的一代、玻璃青年的世界。這些成長於解嚴後台灣社會,被統稱為七年級生的一代,相當巧合的與世界各地年齡相近的青年一樣,被各種帶有批判與貶抑的辭彙所命名,但他們亦同時像是一群班雅明筆下,因為拒絕面向那個被稱之為"進步"的未來, 而堅定的背轉身來的天使。

在我們台北場的演出過程中,這齣關於異化的戲卻無意間和一個沉重的社會事件發生連結,遠在對岸的深圳,一群年輕人因為富士康工廠的壓迫,接連的跳樓身亡,而台灣的立委、政客和大眾傳媒卻無視於自殺潮,不斷發表維護台灣商人的反動言論。

<美國夢工廠>這齣戲所希望演現的,是我們的存在價值與勞動的意義,如何被資本所消耗殆盡,是我們的夢想與青春,如何被單一化的社會期望所化約? 亦是在一個想像力與感受力漸趨貧乏、時間感斷裂的年代, 作為一個反全球化的文本, 我們這個世代與時代的關係又是甚麼:

我們是誰?
我們身處何方?
我們為什麼要過這樣的日子?
我們如何生存?

這是過去劇場的提問,也將是未來劇場的提問。正是在這樣的提問裏,我們重新理解劇場的本質 ── 一種對「當下」的渴求──這個「當下」包含了過去、現在與未來連綿不絕的時間。

請永遠記得那些死難的青年。如果所有的未來如John Berger所言,都是建構在死者的想像之中,所謂的「當下」,亦是曾經死者的想像。

未來的劇場必須讓我們更逼近這樣的時間,我們在此逼視死亡,因為它關乎我們每天的生存。


アメリカドリ-ム工場について

「二十八日間のアルバイトで、多大なショックを受けた。これは彼らがいったいどうやって死に至ることが分かったのではなく、彼らがどうやって生きていることが分かったからだ。」

《機械と伴う青春と運命:フォックスコンで潜伏の二十八日間の手記》 《南方周末》実習生劉志毅

ここ数年、再拒劇団が注目しているのは若者世代をめぐる問題への思索と質問。その結晶はニート族や失われた世代などと呼ばれる青年の世界を写り出そうとする「アメリカドリ-ム工場」という作品だ。「七年級生」とよばれる台湾の若者世代は戒厳解除後の時代に生まれ、世界中の青年と同様に社会的に蔑みを受け、差別用語で名付けられている。しかし、彼らは又ベンヤミンが書いた進歩という未来に背中を向けた新しい天使のようだ。

台北での公演期間、この疎外に関わる芝居は不意にある社会事件に繋がった。それは、深圳のフォックスコン工場で起る従業員の連続自殺事件だった。だが、この事件に対して、台湾の議員、政治家とマッスメディアは無視しつつ、資本家を一辺倒に支持するように唱えた。

アメリカドリーム工場という作品が表現しようとするのは、われらの存在価値と労働の意味がいかに資本に従属させられて消していくかということと、われらの夢と青春がいかに単一化した社会の期待に決められるかということだ。この作品は反グローバルの作品として、想像力と感覚力が乏しくなっている今の時代にどのように関わるかが問い続けたいものだ。

我らは誰なのか?
我らは何処にいるのか?
我らはなぜこのような生き方をしているか?
我らはいかに生きていくか?

これは昔の劇場が問う質問であり、未来の劇場が問う質問でもある。このような質問が問われるうちに劇場の本質が迫ってきた。それは「いま」への追求。その「いま」は過去と現在、そして未来へと繋がる連続の時間だ。 死んだ青年たちのことを永遠に覚えてください。もしジョンバージャーの言ったように、未来は死者の想像によって成立されるとするならば、いわゆる「いま」も死者の想像だったに違いない。

未来の劇場はこのような時間へと迫ってい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死亡をじっと見てい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それはわれわれの毎日の生存と関わるからだ。


About American Dream Factory

The 28-day undercover work made a strong impact on me. It wasn't about finding out what they died for, but rather to learn how they lived.
-The Fate of Youth in the Company of Machinery: 28 Days Undercover at Foxconn
Liu Zhi Yi, Southern Weekend

American Dream Factory is the culmination of Against-Again Troupe’s investigations into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our generation. Realized in the form of ten “dreams,” the play depicts the world of the so-called Strawberry Generation, also known to different cultures as the Lost Generation, Glass Youth, or NEET (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 The young people born in the 80s in Taiwan, who grew up in the post-martial-law Taiwan society, have coincidentally been labeled with denigrating terms just like the young peopl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hese individuals are like Walter Benjamin’s Angel of History, forever resisting the storm of progress, with their backs turned towards the future.

During our premiere in Taipei, our play about alienation coincided with a tragic social incident across the strait - in the Foxconn factories in Shenzhen, young workers committed suicide in response to their oppressive working environments. Heedless of the suicidal trend, politicians and media in Taiwan continued to speak for the benefits of Taiwanese investors.

What American Dream Factory hopes to convey, is how the value of our existence and the meaning of our labour are depleted by capital; and how our youth and dreams are simplified by homogeneous social expectations. As a text for anti-globalization in an age where our feelings have become meager and our sense of time is fractured, this play digs in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ur generation and our time.

Who are we?
Where are we?
Why do we live the way we do?
How do we survive?

These are questions asked by theater artist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Within these questions, we try to understand the essence of theater - a thirst for the “now.” And this “now” is also a continuum of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Please remember the young people who died. If the future is as John Berger said - the imagination of the dead, than the “now” is also the imagination of those who died.

The theater of the future must take us closer to this sense of time. We stare at death, for it is about our everyday survival.

Summary of Scenes
Track 1. Born this way
Track 2. Mr. Macdonald’s morning
Track 3. Disappear: Dreams of a Salesman
Track 4. You are what you want
Track 5. Superstar
Track6. Compulsion to repeat
Track 7. City of Light
Track 8. Mr. Macdonald’s Nightmare
Track 9. We are the world
Track 10. Across the Universe- Dreams about revolution
-->



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American Dream Factory in Tokyo Festival (F/T)

Summary
Taiwan-based Against Again Troupe create theatre themed around sexuality and identity. Here they focus on those born after the 1980 in Taiwan, through 12 stories revealing a generation both liberated in their lifestyles and weak in the face of social pressure. How will their youth and their dreams be swallowed by capitalism? From such diverse questions, we glean the existential values of the young.

Video

 


Szenung Huang/ Against Again Troupe
Director, Composer
For many years he has worked as a theatre director, curator, composer, visual designer, and live musician in many art festivals and performances in Taiwan. He has acted as resident critic at Taipei Fringe Festival and Macao Fringe Festival. He is also a writer for non-mainstream art periodicals and online magazines. At the age of twenty he set up Against Again Troupe with friends in the field. Through the theatre, he unremittingly examines the condition of contemporary young people in our age of globalization, with a focus on class, gender, identity and survival.





Ticket On sale from 10:00 on September 15 (Sat), 2012

Prices: Unreserved seating
Advance ¥2,500 (Day + ¥500)
Students ¥2,500 / High School Students and Under ¥1,000 (Show student ID for advance & day tickets)
The price for Student Tickets was previously published incorrectly. We apologize for the confusion and inconvenience caused.

Available from: F/T Ticket Center (Tel./Online); Tokyo Metropolitan Theatre Box Office.
Valid for 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5 Performance Pass, Pair Tickets, Group Tickets

Ticket info: http://www.festival-tokyo.jp/en/ticket/

Schedule

/22 (Thu) 19:30 11/23 (Fri) 17:00* 11/24 (Sat) 17:00
Duration: 90 min. (TBC) The box office opens 1 hour prior to the start of the performance. The doors open 30 minutes prior to the start of the performance. Performed in Chinese with Japanese surtitles (English script available Schedule.

Acess
Theater Green Box in Box THEATER
2-20-4 Minami-Ikebukuro, Toshima-ku
Tel: 03-3983-0644
JR Ikebukuro Station: 6 minutes walk from east exit,
2 minutes walk from exit 39 (underground passage).
5 minutes walk from Higashi-Ikebukuro Station, Tokyo Metro Yurakucho Line.
7 minutes walk from Zoshigaya Station, Toden Arakawa Line.

map: http://www.festival-tokyo.jp/en/access/


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沒有人系列演出片段 Video clips of All...



2012/11 – Shih-chi Wang, Yen-ting Tseng and Tao Chiang  participate in the Macau City Fringe Festival with a new version of All that's left to happen/ Is some deaths (my own included). at Poor Space, Macau






2012/9 – The creative team premieres All that's left to happen/ Is some deaths (my own included). at MadL Gallery, Taipei. Also participating are visual artist Joyce Ho and performance artist River Ren-zhong Lin.





Tao Chiang presents Your favorite half-light, your favorite consciousness (soundtrack)







2012/8 – Yen-ting Tseng and Tao Chiang collaborate on And So She Left Herself for Herself at Derive Art, Taichung, a combination of motifs that would later evolve into their respective pieces in All….



2011 – Shih-chi Wang presents A Total of 13 Days at the AAT Apartment, Taipei.



2010 – Yen-ting Tseng presents here she is – ANN at Wimbledon College of Art, London.





2012年11月18日 星期日

「フェスティバル/トーキョー」参加の台湾の2団体による共同記者会見が開催

 今年で第5回の開催となる日本最大の舞台芸術フェスティバル「フェスティバル/トーキョー(F/T)」に、台湾から「林文中舞団(WCdance)」と「再拒劇団(アゲインスト・アゲイン・トゥループ)」の2つのパフォーマンスグループが来日参加する。両団体は主催団体による若手アーティスト、カンパニーの自主公演をサポートするための「F/T公募プログラム」において、国内外180件の応募の中から選ばれた11団体の内の2団体であり、南池袋の「シアターグリーン」で、11月15日~17日(林文中舞団)、22日~24日(再拒劇団)にそれぞれ上演する予定である。

 公演に先立ち、11月14日に台湾の2団体による共同記者会見が開催され、「林文中舞団」の芸術総監督である林文中氏、国立台北芸術大学の林于竝・准教授、台北駐日経済文化代表処台北文化センター(以下、台北文化センター)の呉静如・主任らが出席した。

 この日の記者会見は2部構成で開催され、最初に上演会場となる「シアターグリーン」で、「林文中舞団」の作品「小南管」の一部が披露され、作品の振付・演出をした林文中氏により、作品紹介が行われた。後半では会場を別の場所に移し、再拒劇団の作品「アメリカン・ドリーム・ファクトリー」の紹介ビデオが上映された。

 台北文化センターの呉・主任は、「今回の公演を通して、台湾芸術のすばらしさを広く日本の皆様に伝えたい」とあいさつし、両団体の作品について、「彼らの作品はきわめて批判性があり、現代の伝統への対話もあり、若者が置かれている環境も映し出されている」と紹介した。

 林文中氏は、今回の作品の中で、台湾の伝統音楽の1つである「南管」を組み入れたことについて、「伝統舞踊は美しく、観客にとって考える必要のない娯楽的な技芸となっているが、これを異なった表現方法を用いることにより、観客が考え、共感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ではないかと強く感じた。そのため、多元的な方法により南管音楽を紹介していく中で、我々と伝統との間にどのような関わりや、ストーリー性などがあるかを表現したいと思ったことからだった」と述べた。さらに「台湾と日本は伝統に対し葛藤するという類似点があることから、創作当初より日本人はこの作品に対し、興味を持つのではないかという予感がした。今回の公演では、日本の観客からの感想を聞くことを期待している。この作品が好きか嫌いかは別として、重要なことは伝統についての定義はどこにあるのかを皆が一緒に考えることである」と強調した。

 林・准教授は「再拒劇団の作品は、台湾の消費社会、アメリカからもたらされた大衆文化、その文化の背後にある国家間における台湾の立場、地位、社会に強く反応し、社会現象を批判したものであり、社会風刺や社会構造を表現している。この劇団は、批判性が高く、台湾社会の現実をよく反映した作品を上演している」と述べた。     

◆  ◆  ◆  ◆  ◆ 「フェスティバル/トウキョー」

●「再拒劇団(アゲインスト・アゲイン・トゥループ)」

 演 目  :「アメリカン・ドリーム・ファクトリー」 上演時間:90分
 作・演出 :黄思農(ホアン・スーノン)
 上演日時:11月22日(木)19:30~
         23日(金)17:00~
           (終演後ポスト・パフォーマンストークあり)
         24日(土)17:00~

※ 会 場:シアターグリーン (両公演とも)
      〒171-0022 豊島区南池袋 2-20-4 (TEL:03-3983-0644)

・「池袋駅」(JR山の手線・埼京線、東武東上線、西武池袋線、地下鉄丸の内線・有楽町
    線)JR池袋駅南口改札より地下通路(西武デパート側)39番出口………徒歩約2分
・「池袋駅」東口より地上路で…徒歩約6分
・ 地下鉄・有楽町線「東池袋駅」…徒歩約5分

「フェスティバル/トウキョー」WEBサイト
http://festival-tokyo.jp/

《2012年11月15日》

著作権について
セキュリティーポリシー
バリアフリーウェブサイト

2012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報導】當「我的未來不是夢」變成「我的未來都是夢」,就是《美國夢工廠》要探討的現象

【聯合新聞網╱採訪、攝影/特約作家賈亦珍】

曾經,美國夢是一個能想、會實現的夢,只要有夢,希望相隨。

但一年年過去,夢越做越多,希望越離越遠,夢永遠只是個夢。

再拒劇團入選東京藝術節,並且將於11月22日在東京演出的《美國夢工廠》,要揭發的就是美國夢不切實際的醜陋面目。

緯緯,到國外追尋夢想,夢想仍掛在天際,肚子卻己漸漸腫大,她懷孕了,打電話回家時還不敢說,爸爸在電話的那一頭說:「妳好像胖了。」其實,她懷孕了,而且盤纏用盡,流落街頭,努力尋夢的結果,竟是這麼不堪。

麥當勞叔叔,天天戴著面具上班,在跨國企業工作,看似光鮮,卻毫無自我,就算回家後,晚餐桌上擺的還是麥當勞漢堡,這是什麼樣的日子?

「努力,一定能成功嗎?」製作人阿草說:「2010年這齣劇首演時,美國夢正夯,到了現在,美國夢已快垮了。」

美國夢講的是「努力、向上,就可以成功」,但,是什麼樣的努力呢?追求流行、時麾、成名、金錢的努力嗎?就像麥可傑克森、瑪丹娜、或英國的蘇珊大嬸一樣?大家看到的是成功的例子,卻沒有看到那些成千上萬失敗者的身影。

這齣戲精準地抓到了年輕人的實況以及社會的脈動,能從180件報名作品中入選東京藝術節,應該就是它那放諸四海皆準的社會現象批判及揭露。

「2010年首演時,只是公益小戲。」阿草說:「演出時反響之熱烈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包括午場13場全滿,我想,我們擊中了年輕人的心。」

再過兩天,《美國夢工廠》就要面對日本觀眾,這回,他們希望也能擊中日本觀眾的心,有可能哦!因為,日本的青年也一樣面臨失業、窮忙、夢想難圓的困境。

《美國夢工廠》將於22至24日在東京池袋Theatre Green演出。

全文網址: 《美國夢工廠》 努力一定能成功? | 訊息藝開罐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REA8/7514201.shtml#ixzz2ENQmh52D
Power By udn.com

2012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劇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澳門藝評IV

演出日期:2012年11月12-13日 晚上七點半
演出地點:連勝街no.47藝文空間
演出:再一次拒絕長大劇團(簡稱「再拒」)

消亡的他,還是消亡的我 
文/佇遊

有次在看電視聽到一個這樣的說法,以前的生活很無聊,沒有事做就會開始想東想西,開始想一些有的沒的,開始編故事。 《接下來,是一些些的消亡(包括我自己)》,如戲名一樣,真的包括「我」自己,在觀劇的過程中,你可選擇不同的角度去看,卧下、坐下、站著,你又可選擇閉上眼睛張開耳朵、或眼瞪瞪的看著創作者,你又可以選擇你想看的、不想看的,這些都是觀眾的選擇,只有一件事你沒法選擇,就是讓你跟著一群人由一個空間步行到另一個空間,過程慢慢的,一切都好像靜靜的慢慢的在環璄中發生、出現,在自己觀看方式慢慢不知覺的改變時,突然發現自己都在這空間消亡中,開始想東想西,開始有一些有的沒的,開始編故事,這個沒有人的空間,只有動、只有音樂、只有聲音、只有物件,消亡的我就為存在的她編故事,這個時候誰是編劇?誰是存在的?這是一個在場的人自己的一個選擇,若你願意選擇的話。(觀看場次:2012年11月13日)



文/ 雅詩

這是一個包括三個獨立作品的展演,觀眾先被帶到藝文空間的天台去欣賞王詩琪的《總共...天》,天台的空間被線網、薄紗等組成的裝置分割出不同水平,觀眾們也可以隨意地或站或坐或躺著觀賞。整個展演中唯一的演員,隨著播出的獨白動起來。獨白與動作好像毫無關係,卻彷彿交織著,留下碎片般的印象片段...... 一位家庭主婦,慢慢地預備早餐,預備晚餐,是時間太多嗎? 她從輕柔的薄紗中找到缺口冒出頭來,卻還是被困在網中;她敲響了小鈴,而她的丈夫與小孩都在房間,沒有聲音;最後,看著她孤獨的背影,觀眾們離開天台移動到一個幽暗的室內空間,“聽”第二個作品,因為在蔣韜的《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中演出的,是收音機的廣播聲、喇叭傳來的慢音樂、洗澡的淅瀝水聲、哭泣聲,間中會出現被照亮的物件如明信片,不過整個作品就是以不同的聲音為主軸。曾彥婷的《入夜》是一個看似簡單但卻佈滿機關的裝置作品,一個滿地落葉的房間,空無一人,但物件卻陸續移動著:掀開的書本、倒進杯裡的紅酒、打開的窗簾,還有那邁向窗邊以及墮樓的假髮。

策展人黃思農介紹這是一個集合裝置,現場藝術,物件劇場與聲音藝術的另類劇展,確實對澳門的觀眾來說,或至少對我這位觀眾來說,這種演出形式十分新鮮!沒想到以物為主的作品可以帶來如此豐富的官感與想像空間! 三個獨立的作品,卻同樣帶出濃濃的寂寞感覺,尤其將《總共...天》那活生生站在觀眾面前,卻彷彿被日常瑣事淹沒了存在感的家庭主婦,與《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及《入夜》當中那“不在場”的女性對照,不禁對如何存在於日復一日的生活中,來個深切的反思!(觀看場次:2012年11月13日)

【劇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澳門藝評III

演出日期:2012年11月12-13日 晚上七點半
演出地點:連勝街no.47藝文空間
演出:再一次拒絕長大劇團(簡稱「再拒」)

文/潘淑盈

比起看演出,更像看展覽。由天台開始,首先見到《總共…天》,透過VO和裝置,演繹在這…天內不同事件的情緒起伏,這是唯一有演員參與的部分;之後到原本圖書室的二樓,進入《妳最愛的晦暗和妳最愛的意識》,聽著各種不同的聲音,在一個房間內聽到了關於「妳」所關愛的以及生活;最後來到一樓,坐在《入夜》的大廳前,簡介上說這部分是一物件劇場,如操偶般將物件用繩綁好,按劇情逐一出場,其中共舞、灑紅酒以及跳樓的情節讓人印象深劇,而這段也許把前二者的故事作了一個總結。

打開電腦後,關於這個演出記憶所及的,不是台詞、不是演員,而是聲音、氣味、觸感。不在場,是這個演出的關鍵字。觀眾、表演者、創作者,假裝都不在那裡。整個演出共包括三段,三段演出都能以一窺視的角度切入觀賞。唯一可惜的是觀眾人數稍多,不然就觀眾而言會更易投入在其中。演出是說有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但顯然,這是一個存在感極深的呈現,創作者展示了他們的喜惡,以及生活中被侵蝕的部分,而消亡後的再生也許可以更頑強了,毀滅、靜止之後的世界到底有多深?請你們千萬要一直再拒。(觀看場次:2012年11月12日)





演出消亡之後延續的問題
文/庾凱

12日,臺灣再拒劇團的黃思農策劃的《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在窮空間首演,其中包括三個相對獨立形式各異的部分。

第一個部分《總共……天》在樓頂的天臺上出現,拉開的白布、網、一團團棉花,一名女演員。在背景音的自述中,作品意在表現一個家庭主婦在日常生活中的瑣碎、重複中體會的無聊與虛無感。整個演出形式提供了觀看者由低處到常規視角的不同層次,雲上日子般詩意的場景設置在小手電筒的閃爍中顯得十分乾淨。然而,卻太乾淨了。這種乾淨濾去了所有生活中有意味的渣滓,如同一條曬乾去了皮肉的絲瓜莖,輕飄飄的少了滋味。夜色背景中依然出現了躲無處躲的新葡京,巨獸一般傲視全城。即便創造者希望強調作品的個人性,也無可回避現實社會無處不在各種因素,象演出中不停插入的市聲,那聲警車的鳴笛恰恰成了演出中一個精彩的亮點。原來的作品是在某公寓演出,由於場地的改變創作者王詩琪確實面臨很多的困惑,為此她將以前網上懸掛的日常物件改為僅僅只有棉花出現。可是,她沒有更勇敢地突破自我,用自我感覺作為保護外殼來說服自己用簡單的方式應對更為複雜和多變的演出環境,而非大膽地運用環境的特質,甚或進行碰撞,對於一個希望在非劇場空間中表現的作品而言,不能不說令人遺憾。

第二部分是蔣韜的《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他運用抽象與具象的聲音構建個人化的生活空間。房間裡和房間之外的聲音巧妙地起到了分隔空間的作用,讓聽覺帶動意識跟著其中的“某人”遊走:隱約的話語並不清晰,浴室的沖淋聲、高跟鞋敲擊樓梯的聲音、書架上的收音機廣播聲,如同一列裝載著生活中零星感覺的列車穿行在時間隧道之中,時而和某些記憶中的聲音如調頻般相遇,時而遠去消逝。間或,蔣韜以手電筒強調出某種室內物品的存在,我自己和一些觀眾不自覺地閉上眼睛,讓聲音帶動感受力前行,慣常的視覺空間在聲音的作用下變形、延展。演後談中,有觀眾說因為太熟悉這裡是窮空間的圖書室,所以即便這些聲音帶給她不同的空間感覺,可是慣常的記憶還是會讓她產生疏離感。她的感覺很有意思,即以一個對於當晚演出的反響為個案提出了對於何為觀劇的問題。演劇是否只能主要依賴視覺接收與傳遞資訊?聽覺是否可以與視覺勢均力敵,甚至取而代之?創作者蔣韜也說自己希望挑戰安全的劇場空間,嘗試在音樂演出現場的多變因素中進行演出。劇場當然可以進行更多的試驗,以挑戰慣性觀看演劇的習慣,開發刺激出包括聽覺在內的各種人類感官。

曾彥婷的《入夜》令人耳目一新,她的物件成為手中操控的偶,營造出充滿想像力的空間。作為操控者的她則隱身在黑暗當中,帶來一種冥冥之中命運無可預知的被操控感。大部分物件劇場中,物件會作為演出者身體的一部分進行動作,另一些則作為偶由舞臺上的操控者操控並進行互動,在這裡,這些椅子、電話、紅酒瓶、書頁、衣服、假髮等等都成為牽線偶,共同構建出一個貼近日常的奇境。曾彥婷同樣遇到了演出空間改變的問題,她減掉不能在空間中成立的大床,順勢利用了窗戶與透入的燈光,因此,有了小紙船移動的詩意而懸念的一面,還有兩個假髮之間的恩怨故事。“送海”活動中撿來的落葉鋪在地板上,甚至也做了段葉子慢慢升起在飄落的過程,似乎屋外吹來了海風,很自然地就把觀眾帶入了當地環境之中。空間的變化作為一個同樣的問題出現在兩個創作者面前,而不同的面對可能造成表達的障礙,也可能給創作者帶來新的啟發而發展出作品的新意思。

策劃者黃思農在回答“再拒”這部作品為何沒有延續以往的社會批評議題時指出了戲劇開發不同感受的意義,要怎樣尋找到這個任務的屬於劇場的語彙。作為戲劇人,如何看待演出空間?打破安全的劇場環境,尋找不同演出空間的刺激與挑戰,關注當地的自然與社會環境都是一個必修的過程。挑戰環境的時候也是創作者在進行自我挑戰,戲劇的生命力有賴與此。而對於人類不同感覺的開發也提供了更多戲劇實驗的可能性,在這個過程中,也恰恰打開了“戲劇”的五官。另有觀眾還提到了希望演員出現在第二和第三部分的演出中,這個問題是個引子讓人思考演員在場與不在場的處理和想像力如何構建演出的問題,同時提出了“誰是演員”的問題,因此,演員也就不一定是一個實體的人,或可以是聲音、或可以是物件,或可以是別的即將被拿到演出空間中進行實驗的新元素。(觀看場次:2012年11 月12日)




【劇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澳門藝評II

演出日期:2012年11月12-13日 晚上七點半
演出地點:連勝街no.47藝文空間
演出:再一次拒絕長大劇團(簡稱「再拒」)

文/Natalie

三個訴說着“沒有人"的故事組成一個令人心中永不磨滅的表演。《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 (包括我自己)》採用了三個新鮮的表演形式,企圖刺激觀眾每一寸肌膚與神經,打破平常對於劇場演出的想像空間。王詩琪的《總共…天》,帶領觀眾走進一個在開放地方裏的一個侷促空間,空間的細小製造了不安感及不自在感。透過一層薄紗及聲音作為媒介,觀眾用身體注視着一個看似他者卻也可以是自己的演員,探討着一個普通人的生活時間表,從清晨失眠結束、起床、一系列的必然任務、到晚上失眠的再開始,周而復始地生活着,看似清晰的時間卻變得模糊不清,平凡的日子足以令一個人的靈魂慢慢消逝,只剩下行屍走肉的軀殼存在這世上,那麼這算是存在嗎?薄紗上不同結構的繩結暗喻着演出者神經線的反射與脈絡,掙扎求存,企圖突破,卻怎也走不出中間的那個圈,只會越弄越亂,你想要這樣的生活嗎?若不想,該如何尋找出口?第二個作品是《妳最愛的晦暗和妳最愛的意識》,由蔣韜利用聲音藝術“說"故事,由不同的聲效和音樂,讓觀眾去感受一個不存在者的“存在",可以選擇閉起雙眼,靜靜聆聽各個角落的聲音的距離感,空間變得無限放大;也可張開雙眼,細看聲音、道具和空間的關係,更實在地在自己的腦海裏產生想像,如中央放置的小兔毛公仔、吊着的明信片及一句“生日快樂",令人聯想起這是關於一個已不存在的人,由於不能親自為某人慶祝生日,只能透過一紙明信片送上生日祝福,可惜到達某人手中,只留下過了期的沉默,造到聲音有限,想像無限的效果。最後一個作品《入夜》是令人最驚豔的,曾彥婷透過“物件劇場"形式,企圖凝造只屬於觀者與劇中有形無形的私密關係,是她看不見你,還是你看不見她?還是她就是你?那些看起來平凡到不平凡的物件,都可能是你我身邊所擁有的,隨着被操控着的物件的移動軌跡,賦予靈魂般的行動,當下的心情只有觀者自身才最了解,這也許是你我曾經經歷過的片刻。總結三個故事均有驚喜及獨特之處,“有沒有人"只視乎你的思想選擇,同時亦提醒觀眾消亡是隱形的,但消亡也是實在的,你需要不斷主動去觀察自身,才可減小被吞噬的速度,不要被生活一些瑣碎所困,雖然人生終究都會消亡;期待再拒劇團繼續發掘劇場更多的可能性。(觀看場次: 2012年11月13日)




文/羅德慧

關於物的描寫,台大社會學教授李明璁在他的《物裡學》裡說:「在一切都可以機械複製、城市生活看似多樣其實單調的年代,物被大量生產而消費、甚至丟棄;人則被捲進市場,和物一起受禁錮。」看《接下來》讓我想起這段話,可能是因為作品給我的感覺和文字間彷彿是在互相呼應:無論外在環境有形與否,其實內心或多或少都在重重打轉,無論是因為人或物而感覺被囚,總需一個途徑將之釋放。

《接下來》圍繞著一個又一個獨立個體心深處最微小的掙扎與思緒,卻用新鮮與突破的方式來表達個人的抒發。要說它實驗,可能也就是因為它們能夠不因循舊路,而是因應各自的需要選取素材,把環境融入到自己的創作裡。在天台進行的《總共…天》,當畫外音喃喃訴說著日常瑣事,演員以塞棉花來宣洩無聊與空虛的人生,劇場旁的大廈,左鄰右舍的談笑聲,卻成了劇目的重要「配樂」,像是人人都在經歷的尋常生活的表層內,總會有人骨子裡含著反抗因子,不安於室。當兩者重疊,化學作用就產生了,是會心微笑,還是心生無奈?

在原身是劇場圖書室的空間裡進行的《妳最愛的晦暗和妳最愛的意識》,則是個人最喜歡的作品。虛實交替與空洞的音樂(還是應該定義為聲響?),時而插入真實的收音機廣播聲、孩童玩笑聲與腳步聲,令慢慢累積的氛圍不斷被干擾,人的情緒必須中斷或者被切換,再加上適時加入的光線,在一片漆黑人擠人的環境裡,恍惚得不知身在何方。看完後看劇名,答案揭盅,原來方才處身在「一個人的意識」當中,忽然覺得一切合理了許多。

《入夜》則是我第一次接觸物件劇場,帶出的氣氛再加上音樂的襯托,令孤寂感非常突顯,亦貫徹了整個演出的主線。接下來的消亡,原來是生命的耗損,一點點一滴滴,在日常生活的常態裡逐漸變淡,直至片刻不留。以物為主角,聯想到人的生活,「再拒」正如他們所希望的,不斷在劇場實驗他們的可能性,這對第一次欣賞該團演出的我而言是個驚喜,期待再拒劇團以後(或以前)的創作。(觀看場次: 2012年11月13日)


【劇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澳門藝評I

演出日期:2012年11月12-13日 晚上七點半
節目: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
演出地點:連勝街no.47藝文空間
演出:再一次拒絕長大劇團(簡稱「再拒」)


文/清

台灣「再拒劇團」的《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是一部由三個獨立單元《總共…天》(王詩琪)、《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蔣韜)及《入夜》(曾彥婷)等組成的演出,三者表現形式異迴,有形體的、有音樂的、甚至有「空無一人」的,共同圍繞著「沒有人」的概念發展起來,如王詩琪所言,具有豐富想像力的觀眾確是可以把三個單元串連在一起,組成一個或許能連戲的故事,但他們其實都是獨立的創作。

三個單元的演出雖然均沒有「主人公」的實體出現,卻是側面地深刻的勾劃出他/她的輪廓,和帶給我一份異常強烈的感受──孤獨。家庭主婦過著日復日的刻板生活,雖然有丈夫和兒子在旁,其心靈是孤單存在的;蔣韜的「那個人」正躲在漆黑的房間裡,懶理房外的家居聲響如何吵耳,他/她總會懂得選取美妙的音韻相伴,透過一台收音機,他/她可以自行選擇「接觸」外界的時刻和方法;曾彥婷創造的「單人房」,傳神的呈現了「某個人」的家居生活,他/她的一隻酒杯、一張書檯、一台電話,以及我從窗戶看望新葡京酒店映照下的小斜路中、那個似是歸家的女士,這不正是澳門眾多單身人士的現實寫照嗎?

刊場透露節目的名字與拉金(Philip Larkin)的詩有關,所以我嘗試從原來的語文中為觀演後的孤獨感尋找出口。“All that's left to happen, Is some deaths (my own included). Their order, and their manner, Remain to be learnt.” 「死亡」,現今已經未必再與孤獨扯上必然的關係,「消亡」在此間反而更有「苦海無涯」的痛苦。有說人的出生便是為了死亡而來臨,“… Remain to be learnt.”若是「留待給後世人所認識」,它將讓我不再感到孤單。(完)(觀看場次:2012年11月13日)




文/喬亞

看這個戲,好像在窺視一個女人的生活和生活空間。在天台,當「她」在那層白紗中扭動身驅,卻怎麼也離不開那個小小的洞,「她」亮著手電筒,卻什麼都無法看清,我忽然想起了蠶繭,或是瞎眼上的白翳,似乎什麼都能看到又什麼都看不到。結束時,「她」輕輕地喃唱起來,那種孤寂的感覺,不知道多少人聽得見。之後觀眾步入「她」生活過的屋子,聆聽「她」的痕跡:四面埋伏的音效,忽明忽滅的檯燈,這明明是一次又一次頑強的掙扎。物件自己動來動去(其實是表演者以線操控)的那個房間也是,我感到的並非消亡,而是一個孤獨女人的無聲吶喊。也有可能是,「不在沉默裡爆發,就在沉默裡死亡」。

雖然整齣戲沒有一句對白,但是借助靜止的裝置、物件,配以出色的燈光和音樂效果,戲中蘊含的詩意、哲理和思考,反而能夠借此無限擴張。這暫時是我在今屆藝穗節中,看到、體驗到最好的一個劇目。(觀看場次:2012年11月12日)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報導】東京藝術節劇場(F/T) 讓亞洲成為主角

Stage direction: This year's Festival/Tokyo focuses on productions from Asia.
A character from Li Jianjun's "A Madman's Diary" sits on a brick wall.
© XIA MAOTIAN
By NOBUKO TANAKA
轉載自 The Japan Times 專題

日本低迷的景氣已經持續一段時間, 2010年, 曾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已被中國取代, 而在2011年, 整個國家更是被東北地震與相繼而來的海嘯、核災所撼動。

時至今日, 日本捲入與中國、台灣和南韓的領土糾紛, 戲劇性的演變和擴大為消費者的抵制和暴動。

這就是今年度的東京藝術節 (Festival/Tokyo, 以下簡稱F/T)舉辦的背景, 作為每年日本最大的劇場活動, 他們的組織者正把聚光燈轉向亞洲的戲劇和劇場。他們瞄準目標在建立一個穿越地域的溝通平台, 尤其是在前線的創作者。

從1988年東京藝術節的前身東京國際藝術節(TIF)開始, F/T主要都是邀請歐美的海外節目(還有一次來自中東), 卻略過他們在東亞的鄰居們。
© DONGSIK SON

所以, 究竟是甚麼造成F/T將注意力放向了亞洲?而他們的組織者對於這個轉向的期待又是甚麼?
F/T 37歲的節目總監Chiaki Soma相信, 這個思考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該如何連結其它的亞洲戲劇工作者, 如何促進日本對於亞洲劇場圈的參與一直是我長期的主題,” 她向 Japan Times說道。“然而, 因為地區經濟、文化與地理區隔, 我們花了十年的時間去理解今年亞洲聚焦的節目策劃。”

比起西方國家的製作, Soma補充道, 只有相當少的人願意買票看亞洲戲劇, 關於這一點她認為, 對日本觀眾而言, 當代亞洲戲劇依舊是一個巨大的未知。也為了衡量這樣的情勢, 她解釋了 F/T 的新銳公募(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為何設定39歲的年齡限制, 與聚焦在非常規正統的創作者的理由:“這是因為比起它們國家建立一定規模的團體, 這樣的創作者較難獲得在海外演出的機會。而我們希望引介的, 便是亞洲戲劇的新面孔。”

職是之故, 今年的新銳招募包含了11個國家- 五個來自日本, 兩個來自台灣, 南韓、中國、新加坡和印度則各一。這是從180個非凡的申請者, 包含94個日本和76個其它亞洲地區所選出。同時, 作為12個今年主秀節目之一, 2006年創立Greenpig 劇團的南韓導演 Hansol Yoon, 則帶來該團2010年的製作“繼承記憶- 回到受壓迫者”。 這齣戲也將為了這一次的F/T登台, 重新徵選了南韓與日本的演員。

“這齣戲是關於韓戰與韓國人對此的記憶”Yoon說道, “而政府、保守的史學家與世界政治皆介入了對這個戰爭記憶的竄改。事實上, 有許多韓軍與美軍的屠殺都長期以來都被掩蓋。所以, 我們希望透過這齣戲來討論:我們是如何記得事情的, 是甚麼讓人們記得, 而人又是如何的繼承記憶。”
因為一樣的理由(他如何的相信那些掌權者對歷史的竄改), Yoon並沒有站在他同胞對於日本與南韓當前領土爭執的陣營裏。“許多人問我對獨島的意見, 我事實上一點都不在意, ”他說, “這是一個與和我們一樣的一般人無關的政治事件。政客們藉此讓他的公民, 對更真實和重要的國內問題視而不見。”

Yoon的劇團以他們對社會政治議題的實驗劇作而著稱, 但他說南韓並沒有太多像這樣的的劇團。“大多數是商業劇場, 呈現無關於我們所面對的問題的一些精采表演”

Pop-culture characters feature in Huang Sze-nung's "American Dream Factory."
在首爾 Yonsei University從事表演研究, 同時也是劇場導演的 Hyunsuk Seo也同意Yoon的分析, 他也是今年新銳公募獎項的評審。 “在韓國, ”他說, “有許多實驗劇場的新聲音在質疑和重塑現今的劇場機制, 卻很難看到介於他們與主流中間的團體。”

那麼關於日本另外一個鄰居中國又是如何呢?新銳公募的參與者, 北京新青年劇團的李建軍說, 自2002年起, 中國劇場觀眾的成長, 大多數是參與一些要人領情的鬧劇或輕喜劇, 與他們一樣的實驗劇團、獨立劇團在此相當難生存。“在中國, 任何形式的文化皆逐日的在商業化, ”李建軍說, “現在, 一些人開始擔憂中國文化將變成全然的商業導向。”

反應著這樣的擔憂, 新青年團體將在F/T, 呈現改編自現代中國文學之父魯迅的狂人日記。

雖然這個以狂人日記形式寫就的短篇妄想故事撰於100年前, 李建軍依然認為它所描繪的世界反應中國當下的處境, “中國正處在一個轉涙點”他說, “舊的價值離去, 但新的又尚未建立並且處處是矛盾。 簡單來說, 許多今日的中國人並不知道他們該相信甚麼- 而這和魯迅的年代是一模一樣的。”
“我希望日本觀眾透過我們的表演看見今日中國處境最新的觀點”他的補充亦真實的確認了F/T組織者的目標。

同時, 台灣新銳公募的參與者, 再拒劇團的創立者黃思農, 將為 F/T 帶來 由他所編導的在2010年台灣備受稱譽的作品《美國夢工廠》。“許多年輕人因為這齣戲而第一次走進劇場, 或者重複前來觀賞, ”黃思農說, “…也許是因為它提出了對1980後出生的新世代處境的提問, 展示著一整個年輕世代的夢想,如何被單一化的物質主義價值觀所化約。”“我想它能在台灣達成連演兩週13場售鑿的原因, 是因為和他們許多人的生命經驗發生共鳴。”

One of the few pieces from Europe, "Rechnitz (Der Wurgeengel)"
is a German production helmed by Swiss director Jossi Wieler.
© ARNO DECLAIR
同樣反應著 F/T搭建橋梁的目標, 出生於香港成長於台灣的黃思農說他相信這齣戲的提問, 與潛藏其下的反全球化主題, 是同樣關乎日本和其它亞洲地區的。

這確實相當令人驚奇, 如此多從其它亞洲地區來的 F/T節目, 處理著經濟榮景下每日的社會議題, 而黃思農所提及的新生代依然在此掙扎中。

同樣有趣的是, 來自北京的李建軍所提出的問題, 回應著Yoon在探索韓戰文本中所關注的羊皮紙上的歷史, 而黃思農對台灣年輕世代所敲下的警鐘亦關乎李建軍對於自己國家未來的提問。

韓國觀察家Seo強調, 這樣亞洲的集合與互動正是我們今日所迫切需要的:

“我強烈相信, 其中一個藝術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便是質疑現實的基礎, 個人的或者政治的, 平凡的或者歷史的,” 他說, “然後改變便可以從私領域與個人的不滿開始, 翻轉整個大歷史的敘事。”

為了培育和分享這樣的問題, , Seo希望 F/T能持續激化這樣的批判性討論發生, 並讓日本的國內外都能開啓對話。

“劇場並不是一連串孤立的舞台事件, 在幕落之後旋即消散, ”他說, “它合該是建立關於歷史、政治現實、藝術…等等的集體知識。”

“在日本, 依然有少數能與年輕亞洲人對話與溝通的場域與機會,” 節目總監 Soma解釋道。“所以, 我們在 F/T 的論壇邀請了許多來自日本及亞洲其它地方的劇場專家, 去組織互動的情境, 他們選擇來賓與確立風格, 不論是現場的座談、網路聊天室、部落格或其它。”

“也是從今年開始, 為了吸引新的贊助商, 我們將會在我們網站宣佈一些以舞蹈為主題的快閃事件 – 而我希望許多日本的外國人亦能出現、參與並玩得開心。”

不論今年F/T這一連串耳目一新的創意如何, 觀察家 Seo依然熱切的希望它能持續往前進。

“F/T一個巨大的力量, 就是它對於新的路徑、方式的開放性, 而沒有屈從於服務主流觀眾的壓力, ” 他說, “不論如何, 我希望能看見它以充滿勇氣的視野支持前衛的精神, 我總是寧願看見失敗的先驅更甚於自我增權的傳統依循者。”

作為這個想法的進一步的試煉, 今年度的演出事件已轉變成一個亞洲的時代思潮, Greenpig劇團的Yoon 對這次F/T的陣容提供了如此的註解:“讓我們來作這樣的劇場吧。讓我們在劇場裏處理政治議題, 然後來通盤的討論它。”

除了亞洲節目, 2012的 F/T 將帶來2004年奧地利諾貝爾獎得主耶利內克的三個作品。它們分別是由瑞士導演 Jossi Wieler所帶領, 慕尼黑Kammerspiele劇院所製作的"Rechnitz (Der Wurgeengel)"; "沒有光(Kein Licht)" 由 Motoi Miura執導; 以及擁有同樣劇名的另一個版本: "沒有光:二部曲(Kein Licht II)", 由 F/T的長期合作的導演高山明執導。

(Translated By Against Again Troupe)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JAPAN TIMES 《美國夢工廠》的相關報導

行前倒數27天,我們還在台灣如火如荼的排練中,東京藝術節可是下禮拜就開幕了呢!
今天JAPAN TIMES長長一篇藝術節的文章裡有《美國夢工廠》的介紹歐!

Festival/Tokyo theater event to give Asia a starring role

 By NOBUKO TANAKA

...Meanwhile, Taiwanese EAP participant Huang Sze-nung, founder of the Against Again Troupe, will bring "American Dream Factory" to F/T. It's a play he wrote, directed and premiered to great acclaim in Taipei in 2010.
"Many young people stepped into a theater for their first time to see this play," Huang says. "Also, some came to see it again and again ... because this show poses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situation of the new generation born after 1980. It encapsulates how the dreams of a whole generation of youth are being simplified and co-opted by homogeneous materialist values.
"I suppose it resonates with the life experience of many of them, so it achieved a rare feat in Taiwan by selling out 13 performances in two weeks."
And again reflecting F/T's bridge-building aim, Huang (who was born in Hong Kong but raised in Taiwan) says he believes the questions raised in the play, which includes an underlying theme of antiglobalization, will be as relevant in Japan as in many other parts of Asia.
Indeed it is remarkable how many of F/T's programs from other Asian countries deal with daily social issues related to the economically prosperous, yet still troubled, new generation referenced by Huang.....

(段落擷取《美國夢工廠》段落,全文請見JAPAN TIMES ON LINE) 

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再拒劇團《美國夢》 荒謬戲謔 東京劇場藝術節 台2團隊入選

中國時報【汪宜儒╱台北報導】2012.10.15
台灣表演團隊第一次進軍日本東京國際劇場藝術節(Festival/Tokyo,東京劇場藝術節),再拒劇團與林文中舞團入選東京藝術節「新銳公 募」節目(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十一月將前往東京池袋,在當地Theater Green演出《美國夢工廠》與《小南管》。

東京劇場藝術節於每年秋冬交替之際舉行,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劇場藝術節,今年邁入第五屆,近年針對亞洲地區四十歲以下的新銳表演團隊、工作者提出邀 請,希望能有更多傑出的年輕表演者參與這項盛會,今年共有一八○組團隊報名,最後選出十一組,其中台灣就包辦兩個名額,成績亮眼。

再拒劇團的《美國夢工廠》是二○○九年的作品,由團長黃思農所發想,他以自己和朋友的經歷為素材,展現年輕人面臨追尋夢想與社會現實的衝突,所呈現 的身心感受,演員在劇中與女神卡卡、麥當勞叔叔、安迪沃荷互動,既荒謬無奈又發人深省,黃思農認為,這樣的戲謔,不論在台北、東京或的觀眾都會有共鳴的。

林文中二○一一年的作品《小南管》入選這次東京劇劇藝術節,作品嘗試讓舞者的身體與南管音樂對話,舞台上,南管樂師和現代舞密切互動,呈現衝突張力,探討傳統藝術在當代的可能樣貌。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東京藝術節?什麼?



結束九月中在madL藝廊的《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演出,再拒馬不停蹄地準備11月消亡赴澳門藝穗節的巡迴,以及11月底《美國夢工廠》東京藝術節的演出計畫,自去年底投件徵選至今倒數五十天,過程漫長的不可思議。究竟東京藝術節是個什麼樣的藝術節?讓再拒不惜殺過重重審查,不好好說清楚怎麼行!

東京藝術節(Festival/Tokyo,簡稱F/T)

東京藝術節是日本最大型的表演藝術節,其創辦於2009年春季,並於同年秋季舉行第二屆,隨後固定於每年秋冬之際舉行,及至今年已是第五屆舉行。演出節目內容包含戲劇、舞蹈、表演藝術出版品,乃至議題相關的工作坊、演講座談、音樂會等活動,其節目來源不僅限於日本、亞洲地區,亦含括國際性知名的作品,例如2010年受邀到台灣國際藝術節的義大利名導卡士鐵路奇(Romeo Castellucci),其代表作《神曲》三部曲就曾受邀參與第二屆東京藝術節;而去年亦邀請了德國劇場先驅勒內波勒斯(René Pollesch)的「魯爾三部曲」第二部、法國知名編舞傑宏貝爾(Jérôme Bel)的作品《The Show Must Go On》。


除節目來源的廣度,東京藝術節也極為注重策展理念的傳達與節目選擇的前衛多元聞名,2011年即聚焦於311大地震之後「環境與文明的關係」,對於現代都市發展或現代文明中的主體認同危機進行舉辦一系列活動討論。接續在此議題後,今年,西元2012,東京藝術節再度把核心訴求著眼於如何透過藝術和劇場談論現實:創作能(或是不能)再次擷取當下,如何透過討論與搬演,將過往創傷重塑成創造未來的動力。今年藝術節的主秀單元搬演了奧地利諾貝爾文學家葉力尼克(Elfriede Jelinek) 的三部作品。其中“Kein Licht.”是311之後寫成的作品,她將地震、海嘯、輻射外洩的事件串聯起來。“Kein Licht II” 則是在2012年3月12日發表,對於福島現在的處境已被淡忘提出質疑。

而主秀節目之外,尚有徵選制度的「新銳公募」、座談、電影放映,游擊型的快閃表演也將分布在東京藝術劇場和池袋西口公園。

「新銳公募」(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東京藝術節除了邀請國際知名的演出節目,「新銳公募」(參考國際藝術節技術總監耿一偉的翻譯)則是特別針對亞洲地區四十歲以下的表演藝術團隊或創作者所舉辦的甄選活動,獲選的團體除了可以參與該屆演出,東京藝術節亦設立國際評審團,評審包含奠定中國獨立紀錄片基礎的導演吳文光、日本當代重要的劇評内野儀(Tadashi Uchino)等六位,首選作品可入選參與明年度的主秀單元。

今年東京藝術節「新銳公募」單元總共收到來自亞洲各地共180份徵選報名(日本94、印度1、印尼2、南韓23、新加坡2、泰國2、台灣22、中國18、尼泊爾3、菲律賓3、其他地區10)。其甄選過程分為初試、複試兩階段,初試需呈現作品精華片段,複試需通過SKYPE面試審查與中、英文演出計劃審核後,最終選出11個作品參與今年度演出。

費時三個多月的初複試審核,《美國夢工廠》取得最終演出資格,這也是台灣的表演團體第一年獲選參與(也恭喜一同獲選的林文中舞團),我們非常榮幸也很期待能代表台灣出席東京藝術節這樣的舞台,與全亞洲的表演藝術團體交流。

2012《超親密小戲節》: 曾彥婷、林人中、黃思農的近期創作

曾彥婷的物件劇場、林人中的Live Art、黃思農的音樂創作,在《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結束之後,再拒的澳門東京之前,他們都在《超親密小戲節》

走路看戲 看戲走路 10/12~21 【永康區-民生社區-仁愛圓環】
2012超親密小戲節 Close to You 

魏雋展 v.s. 現場音樂黃思農
《白》 White
白色印象記憶書寫,情緒轉化促成了演員的行動改變,形態的波動傳導內在能量。從《女孩好餓》到《男孩》到《白》,是三種面對自我、死亡、回憶的不同力場。很久以前在處理思念,或思念者的自我認同,這次,消亡的他最終醒來,為自己跳一支舞,當他經歷過苦痛,苦痛會不會仍有些是屬於自由?

場次-
10/12~14 Fri.~Sun. 19:30
10/13~14 Sat.~Sun. 14:30
地點-
永康區 東家畫廊

林人中
《醉後的晚餐》Dionysus Hangover
神愛世人鬼也愛之交易現場。對於酒神戴奧尼瑟斯的信仰,揭示了規律與理性被衝破,感官與感性全面覺醒。而當觀賞距離變親密之後,細微的嗅覺、觸覺、聽覺變化、內在精神的湧動,一飲而盡。在面對「偶戲」命題時,林人中將轉向發出關乎存在與環境、自身與所處系統的辯證、物件與身體展演的提問。


場次-
10/16~20 Tue.~Sat. 19:30
地點-
民生社區 邀月酒坊

曾彥婷 + 陳佳慧
《麵包以後》The Greatest Thing Since The Bread
可深思亦可咀嚼的烘焙現場,當我們在一個細微的舉動中體會了濃厚的情感 、從一件小事中體察了某種深刻道理,那的確可能是最好的事了。隨著烘焙過程,品味「物」以自己的語言流瀉出來的呼吸脈動,即將要觸發的是,人與物之間生命本質的感動連結。


場次-
10/19~21 Fri.~Sun. 19:30
10/20~21 Sat.~Sun. 14:30
地點-
仁愛圓環 Abby Rose Learning Studio

羅斌 v.s. 伍姍姍 v.s. 音樂設計黃思農
《我有名字》 I Have a Name
「不能銘記過去的人註定要重蹈覆轍。」 西班牙裔美國哲學家 喬治.桑塔亞那(1863─1952)不聚焦於恐懼,而是默默紀念、捕捉和想像受壓迫孩童們,曾經真實感受生活中快樂時刻的吉光片羽,以面對世界歷史的厚重和歷史在時間化的過程中,不斷堆砌、重複琢磨的龐雜情感與反省。在戰爭和種族屠殺的陰影下,兒童仍然擁有純真與快樂-他們本就該擁有的權利。


場次-
10/19~21 Fri.~Sun. 19:30
10/20~21 Sat.~Sun. 14:30

地點-
仁愛圓環 新畫廊


前往超親密小戲節網誌 http://www.closetoyoufestival.com/

飛人集社 (02)2337-8859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迴響】消亡的強烈衝擊

文:鄭成功
<本文轉載自每週看戲俱樂部>
一直看著思農和再拒的人,我已經學會驚訝人的創作想像力是沒有邊界的。 
 
我確實一如其它的人一樣,搞不清楚這是一齣戲還是一個展,因為他的全名是「再拒劇團2012秋季劇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這或許是這個創作最值得人詬病的地方,因為這讓一些人遲疑而怯步,但是這實在是一齣好棒的戲、好驚人的展、一在經歷他們建構空間瓦解想像,我真的覺得他應該要演100次給這世界還沒消亡的人看。

從消防巷拐入後巷,在這麼亮的天光都是走在人家後院的羞澀感就這樣冒出來,也為這齣製作添了幾份安靜的語言,斑駁的牆上雨水已經稀釋膠帶的黏性,再拒每一年的海報攤在牆上,不是輕盈的感受,跟他們多數創作一樣,十年來她們拒絕長大、卻是更為自己負責的人。
呈現的地方是「替代空間」,是一個固定有不同展覽的的藝文單位,取售票口小小的立在門邊,適合這狹小的巷子,就是兩個不過50公分的鐵桌,左邊的票口放著沒有廁所的通知和票,轉身是收納包包和謎樣般的紫紅號碼牌,每一個人除了自己都無法帶進去,這樣的純粹從開始就讓人有著期待的心跳,打開的透明的大門,幽暗的空間有著裝飾好的舞台和裸露的後台,錯落的座位間雜在其中,似乎是可以坐在地上,又可以站著看戲,也可以坐在比人高的地方看這裡,隨著人一一的擁入,再拒團長思農一貫輕飄飄的姿態說明著觀看的流程和規則,30個觀眾要分兩組安靜的穿越空間來經歷這趟秋季的旅行,而為了讓語言度降低,觀眾跟隨的紫髮和紅色的引路人通過一道道的牆面,這樣的設計確實減少了語言的使用,也讓觀眾可以融於現場得氛圍之中,與此可以看見他們用心經營的不止是呈現還有整體的氣氛之中,我覺得非常的棒。


因為有兩組的呈現為並置的方式,故行文以我所經歷的組別為文,跟著紫色引路人走進一個被白牆和白布填充的空間,觀眾需要一個個「躺下」,躺在汽泡布上,接下來的每一個碎動都表露無遺,在安靜的空間跟跟無聊一樣大聲的碎裂,這是王詩琪․阿草的作品《鬧/那個說出來的字是被忽略的》(表演者:辜永妍),我們躺在白色的氣泡布上看著天上白色的布,我們的顏色卡在中間不得動彈的看著表演者的腳踏過我的頭頂,路過我的身體穿越房子,我想看見她的全身,我想知道她到底在說什麼,當我想看得更清楚的時候,我突然也覺得「其實也不用」,因為我在孤獨的時候和她一樣得無聊,像她一樣的無聊,從咖啡壺裡到出水,對著電風扇唱著濕潤的歌,講著沒有人要聽的話,打開窗戶關上自己,走了一圈又回到原點……這個作品是阿草脫胎自2011年公寓《總共十三天》的作品,除了無聊升級、空虛加倍、躺在人與人之間看似放鬆的親密伸展卻阻擋不了疏離的重度入侵,我在想這是多麼弔詭的設計,那個我想看見的她,可能是自己也可以能是我旁邊的人,那雙腳離開了房間,我覺得自己躺在海的另一面,白色的海巨大在我眼前無聊無邊無涯的將我吞沒……房間打開了,多了一片風景,引路人用呼喚我們的起身,走向下一方空間。

這裡什麼都有,但是包裹在一層層的塑膠白之中,輕輕刮刮著有種不耐的聲音,而其所包裹的顏色和記憶,已經在我的觀看之中變形,就如同立在桌面的生鏽水管,沒有驢耳朵的秘密,也有無法讓誰掩蓋心事,它只是看著、看著我們經過,一如所有感動我們的點滴就這樣滑過,過去的時間被覆蓋的到底是時間還是終究想要遺忘的潛意識,沒有人知道這面白色的牆填充多少愛慾別離,而不管我們用身體的那一塊觸摸,都因為不是我們得無法記憶,就像白色是很好的底色,所以放在哪裡都可以,這是一牆寄意,這是何采柔《結界》。
牆打開另一個幽微的空間,看不出來是剛有人要搬進來的房間,還是在待出租的套房,空蕩蕩的簡單木書架和廁所門上俗麗的山水畫,一種無法探知品味和時間的感覺,竟然還可以決定要躺、要作還是站著看戲,想在房間的哪裡都可以,想看哪裡都可以,眼見的創作者蔣韜就這樣安然的坐在角落,這裡到底會怎樣產出一齣戲呢?我不盡這樣想著,然後燈暗開始,一個個的聲音帶著他的表情在空間立體的遊走,我想著這是樓上的先生嗎?左邊的琴房因為電話聲不斷打斷練琴,我想幫他接起那通不屬於我的電話,廁所確響起和著哭聲的水聲,有人聽到嗎?這一切聲音是住在這裡的人經歷過的,還是她發生的,燈光片段的亮起,音樂盒也會唱歌,那個人確只是走過,聽不見嗎?她聽不見這個沒有人的房間躺著一地的人們嗎?她聽不見、有人聽得見她離調的歌和沉默的心情嗎?蔣韜的《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利用現場音效、燈光和一個奇特的樂器和弦,他隱藏了所有的表演者,讓她們的靈魂灌入觀者的耳朵,什麼叫做看的到的聲音,音樂容易使人律動,但是聽到一個人是有可能會心碎的,這個作品我聽了又看,沒有一次不是感動到驚心動魄,我為我懂得感到破裂的歡愉,我為我沒有的感到寂寞冷寂,而這僅僅只是因為一個有意識的創作者利用聲音的媒介讓你坐立難安的感動。

離開房間,我不斷消化感受,眾人通過公寓、散落在馬路上然後又回到那條窄巷,奶黃色的緞帶在天空飄搖,引領我們走向一場生之葬禮,碩大的緞帶花一如在靈堂上該有的位置高高懸空,應該放置死者照片的位置被巨大的框在玻璃牆內,端莊的百合插在鐵水壺中,還沒有放入棺材的屍體趴在花下,等了好一會,還沒發黑的咖啡色屍體動了起來,用一種緩慢的移動,畢竟沒看過活的死人,也許我們對他來說都太快,我想他也還沒習慣死去,所以無法順利的施展他的肌肉,他赤身裸體在框中延伸他的存在,我不太確定我理解了什麼,只是有種壓抑的痛苦在空氣中稀薄的傳遞,幽微低語讓每一個觀禮者都冷凍安靜,花瓶已經被搬到頭頂嘩啦一聲粉紅的血液充滿了屍體,沒有讓誰活了起來,只是更加沉默的悲痛,粉紅的痕跡一條條穿透身體的單薄,這個人死著或是活著是不是都沒笑過,這是林人中的《為了剩下的人們》,而誰會記著當人穿著衣服帶著面具的痛苦呢?

再度回到當初入場的大廳,藏在黑暗中的舞台被揭開了,那是另一個房間,有著飄躺著床,怎樣的人可以躺在那裏漂泊呢?這是曾彥婷․河童的房間《退潮下午》,牆上的假髮不知道是主人慣用還是假扮用的,放在袋子衣服主人還穿嗎?水缸的金魚是一切靜止之中的唯一主動活著的,疊滿床邊的書哪一本才會是主人想要讀的呢?然後一切都開始動了起來:燈自己亮起來、鐵琴自己被彈奏、書自己想要被讀、衣服被穿起……?誰穿起來呢?這是一齣利用懸吊裝置出來的物件戲,多數在房間的物件都被線牽引著,觀者可已經清楚的看見被懸掛的物件,但是無法猜透被吊起的意志是主人或是操線的人,而在一連串行動中連接出來的故事,住在這個房間的主人,經過的日子就這樣在眼前看一一審視,盡管這裡沒有人,跟蔣韜的作品有同一種質感,不過蔣韜是讓我們感受很多人經過一個人住的房間,而河童是讓我們看見這個主人?女人?的樣態,然而我都已經知道所有選擇確還是可以無限想像他的生活,好讓人神迷。

我不得不再說一次,我非常喜歡再拒這個作品,他讓我有一種回到一個純粹觀眾的喜悅,透過改變觀看的方式:或躺或坐或站;打開觀賞的層次:用眼睛聽、用耳朵看、用身體想像、用腦感受,有什麼比讓一個觀眾全面啟動更讓人驚訝的事情,就是串連這個作品的思考,讓觀者化身感受著,在一層層的觀看中挖掘「欣賞」的層次,《消亡》這個作品從開始進駐空間到談論議題的方式乃至於建構觀賞層次的經營,都充滿了「打開」的思考,透過這樣的開放突破得作品和空間的思考,我非常地、非常的喜歡和狂喜,這是在這時代、這塊土地、跟我同樣的年紀的人們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完全不被以上的條件所限制,真是讓人狂喜!

對我來說《消亡》代表再拒十年的經歷真的是好棒的句號,積累公寓系列中空間的探索和開發、對於邊緣議題叛逆的提問、創作出新的媒介傳遞方式,挑戰觀眾的定位,他們所培養出來的劇場美學深刻而具體讓人羨慕,再拒真的好棒,這樣的團體值得獲得更多的關注和幫忙,因為他們真實成為厚實台灣藝文環境豐厚的土壤。

2012年9月23日 星期日

【報導】Against Again Troupe to perform at Japan’s Festival/Tokyo next month 再拒劇團受邀東京藝術節演出

原文刊載於Taipei Times/ 自由時報

Before heading to Japan’s Festival/Tokyo in November, Against Again Troupe gave a debut performance of its new work Eventually Withering Away Little by Little last week. The play experiments with the possibilities of a theater without people. The new work, being performed in celebration of the troupe’s 10th anniversary, will also be performed at this year’s Macau City Fringe Festival.

Combining various theatrical art forms, including object theater, installation art, sound art and behavior art, the play forms a theater without actors. The production will be put on by Against Again Theater’s five artists, including Joyce Ho, who won a special award at the KOBE Biennale, theater musician and director Chiang Tao, producer Lin Jen-chung, and artists Kappa Tseng and Wang Shih-chi. The five of them use their own individual performance methods to outline evidence that is supposed to prove the existence of a woman who is never actually present on the stage. The play creates limitless possibilities for its stream-of-consciousness narrative, paying tribute to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female writers of the 20th century — Virginia Woolf.

A theater of actors that does not actually use people was the brainchild of Against Again Troupe director, Huang Sze-nung. He says that the absence of others is something that every individual must experience in life, “Maybe people leave, perhaps they die, or maybe they are there the whole time but just not seen.”

(Liberty Times, Translated by Kyle Jeffcoat)  

▲ Correct
The name of our new work which will be performed in Macau this year called "All that's left to happen. Is some deaths (my own included)", not "Eventually Withering Away Little by Little". And the theatrical art forms "行為藝術" mentioned in the the article means Live Art in Chinese, not "behavior art".
- Against Again Troupe


十一月前往東京藝術節前夕,再拒劇團上週演出《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的台灣首演,實驗無人劇場的可能性。該作品也將受邀澳門藝穗節演出,這也是今年成立十年的再拒劇團代表作。

結合了物件劇場、裝置藝術、聲音藝術、行為藝術等多樣戲劇型態,就是不能有「演員」,再拒劇團邀約五位藝術家包括獲得日本神戶雙年展評審特別賞的何采柔,劇場音樂雙棲鬼才導演蔣韜,製作人林人中,藝術家曾彥婷以及藝術家王詩琪。五人分別以自己的表現手法,勾勒出「不在場」的女子存在的證據,嘗試「意識流」劇場的無限可能,也同時向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女性小說家吳爾芙致敬。

這場無人演員的劇展由再拒劇團團長黃思農策劃,他表示,事實上,各種各樣他者的缺席,是每個人的生命所經歷的必然過程,「也許對方離開,也許死亡,也許一直都在,卻不被看見。」

(自由時報記者趙靜瑜)

2012年9月20日 星期四

【迴響】我誤會的消亡,也給未來和過去的我

文/ 陳鳥任

看完再拒劇團2012秋季劇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走出觀眾席時感到十分羞愧,原因在於,看戲前的功課,諸如瀏覽一下創作者的資料或演出作品、或DM我都沒翻過,只從某些場合的聊天中記住「那是一個沒有演員的演出」,哪知是演出一開始是我既定印象開始自我的否定。


我腦內補完消亡(恕以此為簡稱)是正規的戲劇演出,一個小小的劇場,看創作者如何複合式的將那一位不存在的女演員在空間呈現出來。進劇場坐定,以為戲要開始了,戴著橘髮的策展人與紫髮的帶位人員分兩頭,將進場時發給觀眾的牌子分為兩群,這時我心裡極度誠懇的輕聲說了一句「耶和華,我錯了」,將觀眾分為兩群,意思就是有複數個表演場地要觀眾們輪著看。

第一個*1場地所有觀眾都要低身躺下,躺在氣泡紙上,半身高的白紗上面懸著一面不規則結成的白絲網,白絲網上有一團團的棉花。起初我覺得很有趣,要觀眾躺著看戲(是強迫必須要的那一種,而非對觀眾說「或躺或坐都可以」)。狹長型沒開燈的房間(表演場地),你躺在氣泡紙上(腳還因躺在紙上的位置太低接觸到水泥而微微發寒),大家之間有一種害怕發出聲響的彆扭,而堅持著不轉頭探索這個環境或是將身子挪到舒服的姿態,這時候有個女生走出來(沒錯,我當初誤以為的是個錯誤),手持著手電筒,或許我可以感受到她生活的片段,是剛起床,還是準備要出門。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關於躺著這件事。如果我以一般端正坐姿的方式觀看(參與進行),一個第三者的角度仍然受限於觀看,而我躺著聽到演員的腳步聲,她從我頭頂或腳下走過,而我卻看不清她的面孔,我的恐懼感讓我相信,我如屍體一樣動也不能動,如同死去埋在地底下的那些人,是不是他們也在周遭只是我們不察。我甚至覺得(演員)舉起菜刀一頭將我劈死我也相信。

第二個場地*2是個走廊,走進之前帶位人員很親切地說,所有牆面上的東西都是可以被觸摸的。一些日常你常用的生活用品,曬衣架、畫框、鏡子,還有一些什麼我忘記了,但是它們全都被白布包覆,包起來讓觀眾摸,東西形狀是清楚的,但你還是會不自主好奇而去觸摸,好像某種禮物還是需要特地保留下來的東西,或具有紀念性、季節性的東西需要被妥善保管,所以被裹上一層白布。但這個作品給我的感覺是透過這些東西,探索這個不存在、我不認識的陌生人,然而那一層白布,卻巧妙地婉拒我。

第三個*3場地是個類似小臥室的地方,地上鋪了棉被,觀眾席地而坐(帶位人員這次是說「或躺或坐舒服就好」:P),表演者與透過現場製作的音樂音效,製造出一個不存在的女性(家中書架的小熊、旅行寫給男友的明信片,還是男友寫給她的),音樂中可以很清楚聽出有哪些是環境聲音,像女子在彈鋼琴而反覆遭到電話打斷、出門工作時的喧鬧,或是製造出精神內在層面的音樂(像是讓人煩躁,來自生活或工作壓力的同儕的耳語),讓我可以很清楚讀到那一位女子的生活,以及她發生什麼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個鐵製的垃圾桶,那麼大的垃圾桶很少會出現在現實家中,正思忖它會不會有什麼作用或驚奇,果然從裡面噴出了碎花,配上當時的音樂,讓我感覺所有的少女都會將好友課堂間的小紙條,或情侶間的情書,在決裂之後撕爛撕毀丟到垃圾桶,最終總會因為回憶與不捨再將它拿回,一片一片拚回原樣。

第四個*4帶位人員將觀眾帶到戶外,演出場地是在進入劇場前的門口,一扇長及地面的展覽窗廚,窗上(戶外)掛著如在弔唁亡者的大型花團與垂廉。表演者裸著身,緩慢的展開肢體,最後將祭祀的花瓶(在櫥窗內)舉起,漸漸地傾斜直到花瓶撒出粉紅色的水。一切進行到你會不忍表演者那副極度緊繃的樣貌,以及在狹小空間的不舒服感。另外這個表演的面向是對著戶外,表演完畢眼睛環視一周,三面都是高樓與住戶,如果非觀眾的附近住戶看到這驚異的一幕,我很好奇他會不會覺得自己眼花了。

第五個*5表演場地就是在一開始進入的劇場內,一間鋪著沙子的臥室,是在海邊嗎?一切的暗示好像都讓我認為那位女子在渡假,可動式的吊床、鋪在地面的白沙、風鈴。這次真的沒錯了,如果說第三個演出利用很多音樂,寫意式地,用音樂經過內心的感受勾勒出那名不在場的女子,那第五個演出就是我歸納為一開始我所誤會的那種寫實的、經過物體的物理現象(女子穿著室內拖鞋從樓梯而下、拿起水壺替金魚加水、找一本想看的書然後躺在床上…),創造出那名女子在場的幻覺。這是一個你在演出前看了就會很期待的演出,因為舞台所有東西都綁上了線,無論是床、水壺、書、玩具小火車、風鈴,通通綁住了線繞過屋頂的鐵柱,滙整到觀眾前緣的表演者那邊,如同在操縱一個懸絲偶那樣,只是對象換成是屋子內的家具,不是操縱一個偶,而是操縱物件創造一個不存在的女子,唯唯複雜程度實在令人咋舌,偶些物件會不聽使喚或使壞,沒有走到該道的定點令人婉惜外,是一個很有趣的作品。

事後想想,這些演出的排序會不會是一個整個展的關鍵,也是在策展或演出時該有的考量,因為一二三這三個演出和展,連續性與關連性讓我有一個很清楚的整體感與感受,作品互相堆疊上去的力量是正向的,且到了第三個演出感染力到達最高點。而我也十分好奇另一路線的觀眾,他們看完全部的演出感受又會是如何。

字字不珠璣,惶恐寫短(?)評
謝謝收看

*1《鬧/那個說出來的字是被忽略的》王詩琪(表演者:辜永妍)
*2《結界》何采柔
*3《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蔣韜
*4《為了剩下的人們》林人中
*5《退潮下午》曾彥婷

【劇評】我看見另一個我自己《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

演出:再拒劇團
時間:2012/09/15 21:30
地點:台北市mad L替代空間
(轉載自表演藝術評論台)


文/ 薛西
散場初始,我對這場無感。首先閃過的念頭是,這些作品若在當代藝術空間出現,並無獨特的吸引力,無論是何采柔的靜態裝置〈結界〉,林人中運用舞踏樣式演繹的〈為了剩下的人們〉,抑或曾彥婷利用懸絲物件製造無人房間的〈退潮下午〉、王詩琪嘗試改變觀眾視角的〈鬧/那個說出來的字是被忽略的〉、蔣韜那似近又遠的複雜的聲音現場〈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各自拆開來看都沒有那麼令人驚喜。

「事情是,我們把演員殺掉了。」這齣戲的宣傳期,曾經下過這樣的標語。對我而言,實情恰恰相反,演員不但在場,而且還刻意告訴觀眾自己是在場的。譬如坐在〈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那詭譎幽微的房間現場,因為創作者始終像名DJ般地在場操控,主動戳破觀者的幻覺。

可是,正也是這句標語,讓「演員」有著不同的意義。換句話說,這是一場演員必須「意識」自己的在場的演出,而演員必須看見他在台上的死亡;就像人們說,當人進入彌留的那一刻,他的魂魄會脫離肉體而出,看著自身的肉體走向衰敗那樣。

對觀者來說,看見的則是「演員正在看著他自己」,當他們在一片負重的靜默之中,操弄著那些關於消失或死亡的甚麼的時候,我打開我的意識,並且通過體察演員的意識運作,看見那「一些些消亡(包括演員自己的)」。巧合的是,由於空間較小,觀眾在第一及第三個演出會被分為兩組,我分到的這一組,由林人中的〈為了剩下的人們〉開始,舞踏樣式的姿態與動作,將緩慢腐朽的身體與花並置,肉身與自然共葬。若說這是一場為活人而辦的告別式,我倒更寧願指認,這個表演已經破題,預告了全部作品的幽暗的精神性。

於是乎,曾彥婷的〈退潮下午〉便像是一個人生活失重的心理反響,物件篡奪人的生存空間,精神秩序受到擠壓,一切的聲響泛著空洞與頓挫。王詩琪的〈鬧/那個說出來的字是被忽略的〉,讓觀眾躺在氣泡布上,有人不斷行走移動,藉以發出日常聲音,但反而讓我們更留心在聲音與聲音之間的停頓。蔣韜的作品利用聲音與音響位置的設定,將有限的物理空間向外延擴,我們彷彿身處隔音不良的老舊公寓,依隨四面八方襲來的聲響而失去聽覺秩序,進而重新構造感官接收的模組。〈結界〉裝置於從第三組移往第四組表演的通道壁面,一些實用物件如手套、錘子摺覆上純白布面,物件狀似被隱藏,卻又因此顯得突出,造致某種怪異的矛盾感。

《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是一個關於「意識」的文本,通過意識的穿越,我們進入一個在場/不在場的後設遊戲,遊戲的主題是存在,一種在細微低鳴的狀態中,人如何思索自身與世界聯繫的存在。

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迴響】死亡導覽

死亡導覽 
-看「再拒」劇團《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有詩。 
文/劉哲廷

【微物】

下雨時他在櫥窗裡淋雨
膚色的雨
他像極了百合

有人厭惡
有人收藏

收藏隱匿的花粉
膚色的花粉
撐起一把把傘
沒有蝶生殖

沒有死亡消失

【房間】

聲音穿越我們彼此
有人背對背
有人面對面
滿屋子的外遇
櫃子有玩物
故事

但所有的水也洗不淨誰的汙穢
海洋進入了耳朵
流出了耳朵

沒有魚群
只有魚腥味

所有的人開始摩擦
摩擦睡意
把所有記憶全丟棄
抵達沒有海洋的浴室

只有擱淺在洗臉盆的月事
比鮮紅還閃爍

【走廊】

於是撫摸
於是拍擊
於是溫柔
於是暴力
於是殘忍

【白色】

躺平
死亡的姿態

小心地將冷漠的氣息摺疊收藏
靜靜變態
霧氣在瞳孔表面凝結

孢子的搔癢
櫺的破碎
光的踟躕
雲的布幕

這世界剛剛哭過

【黑色】

偏偏是黑色
偏偏是片刻
偏偏是嫌惡
偏偏

妄想

可以拉起的輕到可以把人壓扁
偏偏
厭世的靈魂非常沮喪

他們已經是幽靈
不選擇
再死一次

偏偏死掉的都會被拾起

2012/ 09/ 15

註:今天睡不到幾個小時,腦中儘是昨天戲劇的畫面,於是寫了下來。


2012年9月17日 星期一

【劇評/ 澳門日報】(衆藝館) 沒有人

轉載自澳門日報 


沒有人

從捷運站旁邊的防火巷進去,裡面竟隱藏了一個藝文空間,我們站在窄得只可有一個半成年人通過的巷子,等待一個“表演”的開場,巷子上的晩空跟巷子一樣寬長,演出以“消失的人”為創作設想,觀衆被分成兩組進入這個房子的不同房間裡觀看五組“作品”,說“演出”,但觀衆看的主要不是作為表演者的人,而是一些光影、道具、家具或聲音的活動。有時我們是躺在地板看,有時一起坐在床舖上,有時又被工作人員帶出街外繞一個圈又進入巷子裡,這時巷裡的一面牆壁已變成一大片落地玻璃,一個“人”在玻璃窗裡,像殯儀館裡看到往生者的照片,可這張照片卻是他全身的裸照。最後是一間房,只見一雙有生命力的拖鞋從二樓滾下來,水壺自行升起倒水,書本也被推倒翻閱,床在搖動,而半空突然掉下一堆枯葉。

整個“演出”的流程顯然經過較嚴密的思考,時間、空間和人流的協調稍稍過快過慢都容易出亂子,雖然說以道具、燈光、聲響的效果轉變,塑造一個在場但看不見的人物,但觀衆同時也會看到操作上述效果的人,這些人的專注與操控性又成為一個極具吸引力的焦點,加上觀衆不斷移動到每個小空間去探索每個作品,觀衆的身體、移動與交流也是過程中吸引人的地方,於是一個想要呈現“沒有人”的演出,反而呈現了更多的人。

這類演出形式在國外是老前衛,在台灣也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當劇場成為一種“專業”、“產業”,觀衆都成為消費者,來劇院享用餵飼式的戲劇大餐,能動性日漸消逝,再拒劇團的《接下來,是一些消亡(包括我)》以這種或者不再新鮮卻日漸消失的參與形式,喚回劇場應有的鼓動性。

澳門藝穗節曾經也以“環境創作”、“觀衆參與”而別具一格,可是這些年來觀衆都給培養得“正常”了,戲裡戲外都愈見保守,像這種極需要觀衆身體力行的作品,現在都被黑盒子取代了。

踱 迢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迴響】生命的刺點和途徑


"我一直覺得,這時代,每個人都有戀物癖
瑣碎會成為生活的座標
微物和細節,也因此成了生命的刺點和途徑
再拒的「一些些消亡」,讓我有機會在一個劇展裡和它們獨處
重回記憶的場所

聲響、光影、物件和靜默的距離
收藏的最後,也許什麼都不剩
但在「一些些消亡」的空間裡
又再度感知那份懸置和曖昧
如果你願意,邀請大家去體會一份混雜驚悚感的安靜"

-劇場策展人周伶芝


"...我被一位創作者所感動 也被策展的意圖所撼動
我常在想 為什麼我會對再拒汗顏
因為他們真的用心用腦思考劇場
並且認真的實驗出更多令人驚艷的劇場

我們都應該進來看這個劇展

為的是在房子裡的人和世界上的人
我沒想過 可以在房間裡聽到每一個住過人的影子
我沒有過 可以看見湖被網在天空只是用來填充人生
我沒想過 只是一場告別 要失去的不只是人
我沒想過 只是靠近你就要被狠狠的沖走
我沒有想過靜靜的穿過一道牆 已經是滿滿的人生
我沒想過 你來看到的會跟我一樣
因為 這裡充滿了太多可能和觀看的空間

空間 再拒又再度創造了一個空間
一個劇場想像不到的空間和表現方式
他們真的太厲害了"

-劇場製作人鄭成功

2012年9月13日 星期四

【迴響】我曾見的生命,都只是行過:《接下來,是一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再拒劇團2012)

文/吳浩宇
文章轉載自微笑書齋

      因為成功的推薦,我看過再拒劇團的《美國夢工廠》(牯嶺街小劇場)、《微型劇場/公寓聯展2011》。《微型劇場/公寓聯展2011》是一次特別的觀賞體驗,不再只是單純地的席地而坐或坐在椅子上,而是會根據空間布置,或彎腰、或膝行、或躺臥,甚至由觀眾跟演員互動進行該段呈現。所以今晚看《接下來,是一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觀眾分紅、紫兩隊帶開行進不同空間看戲,也就更能放鬆地融入,城市巷弄內,無處不劇場。



      九點十幾分取票入場,等待的時候看策展人黃思農在《接下來,是一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的說明提到:

      【意識流劇場】

      能劇大師世阿彌曾舉過一個例子說明表演的本質,「一個好的演員透過他的身體向觀眾表現月亮,觀眾為其美妙的手勢與身形讚嘆;但更好的演員不會讓觀眾只著眼於自身,而是讓觀眾真實地看見他所表現的月亮。」這個例子適切地說明東方傳統表演藝術的最高精神,演員所有技藝的表現,皆為了服務於劇中所創造的無窮世界。然而,同樣是劇中世界的描繪,《接下來,是一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這個沒有演員的劇展裡,我們則是採取反向的思維和操作-懸吊移動的生活用具與傢具、自行開啟的窗戶,地面與空氣中震動的聲波,覆蓋於觀眾身上的薄紗和黑暗裡閃動的光束-所有這些技術劇場的藝能所交織的流動意象,讓觀者真實的看見,創作者向我們開展的角色生活的風景(Iandscape)與心靈圖像(mindscape)。

      看完這段之後,正好就開始分隊帶開看表演,第一個是林人中《為了剩下的人們》,精瘦鍛鍊後的軀體,每一個分解的動作,呼吸起伏,都是如此克制,後半段淋上粉紅色油漆,閉眼強作笑顏的展示,看著看著浮現「自虐之詩」這四字。

      第二個是蔣韜《妳最愛的晦暗和妳最愛的意識》,以房間內的聲響模擬不在場的主人各種生活狀態與意識流動,如被無言電話反覆打斷的鋼琴演奏、交疊走動的腳步聲,讓觀眾躺或坐在舒服的被子上,可以閉上眼,用耳朵去進入聲音所打造的空間,中斷之處,則有不同光源與室內物品產生新的聯繫。第三個何采柔《結界》只是經過,沒有停下仔細觀看,就轉往另一房間,《鬧/那個說出來的字是被忽略的》,讓觀眾躺臥在一片氣泡紙上,看著手電筒的燈光與綿、線交織而成的世界。光源的轉換,或作月亮、或做水晶球,背景聲音所打造的情境,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也玩過類似的事情,然後,我抽離了,換上我自己的記憶,演員的走動、呼吸、喝水,好像我們跑入了她的宿舍,躺在床上聽她發出各種擾人清夢的聲響。這,也是住宿生活的一環吧。類似的布置,在《微型劇場/公寓聯展2011》也有出現,但這空間更舒服。舒服到最外圍有位中年男子最後還打呼了,他的呼聲一起,剛好我們就要轉到下一個場地。也是最後一個表演:曾彥婷《退潮下午》,由繩索懸吊物件營造空間,最後關燈的Ending動作最好。

      正好今天有黎紫書的一篇文章,截斷文句,放在《接下來,是一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好像也挺貼切:
「要有多敏銳的耳朵呢?我們才會聽得出來,那壓縮在緘默中的困難,苦楚,痛,與吶喊。然後發現,人間的無聲有一部分是嘈音,且極度暴烈。」
 「無論我們站在哪裡,用什麼角度,一個過客所能看到的,無非都是別人的世界。」 (〈左手世界〉(2012-09-14 中國時報)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91400488.html) 

      身為過客,我們看到了別人的世界,能否也看到自己的世界?就像黃思農在策展說明第一頁所說:「透過動態裝置、身體、聲音、物件和一系列於演出前再拒部落格的書寫,我們希冀透過這個劇展,為這個不在場女人的生活空間所描繪的「存在地圖」,得以讓創作者與觀眾進一步反思,海德格上一世紀的名言,人如何「在-世界-存在」(In-der-Welt-sein)。」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存在/消亡,但我很喜歡生命中的各種巧合,週四(9/13)的休假,我去淡水有河Book,度過一個優閒的下午,要拿先前訂的書,一個人,二樓書店,喝咖啡配蛋糕,看山看水看貓,寫了幾張明信片要寄給遠方的朋友,我拎回台北的一袋書中,有本重新編選鄭振鐸書話文字而成的《廢紙劫》(北京:金城出版社,2011.12)序是梁文道所寫,名為〈失書〉

      「德里達有本悼友文集,書名改得好,《死亡,每一個世界的消逝》。同樣地,對於愛書人而言,每一本書的失去也都是一個世界的消逝。」

      「我曾經養過一條肥肥胖胖的可愛金魚,叫做多多,名字的來源是《芝麻街》裡Elmo的金魚多樂希(Dorothy)。我曾經還有一幅多多的鉛筆畫像,夾在我喜歡的一本書裡當書籤,任何時候翻開都能看到多多的樣子。後來,多多死了,而那張書頁的圖畫如今則隨著書本散失在一室書堆之中,欲覓無從,不知去向,恍如一尾在海中迷路的魚。木心《同情中斷錄》的序言,就只是短短一句怵目驚心的話:『本集十篇,皆為悼文,我曾見的生命,都只是行過,無所謂完成。』其實書何嘗不是如此,我曾擁有,我曾讀過的書,在我的生命中都只是行過而已;行過,走了,無所謂完成,亦無所謂終結。」

      轉了一圈,從淡水回台北,從書本到劇場,我曾見的生命,都只是行過,無所謂完成。包括我自己,不言可喻。